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40亿身家巨商因资金链绷断自焚民间借贷风险危若悬湖
发布时间:2013-11-13 09:55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金融网站 点击:
包头身家40亿元巨商身欠12.37亿巨额债务自焚身亡的事件,以及该事件连环引起的债权人心脏病发事件,两宗命案将目前我国民间拆借的风险链条,以一种极端悲剧的方式呈现在公众的眼前。
  据北京晨报报道,4月13日,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因集团承担12.37亿元的民间巨额债务,月还息超过2个亿,还款无望,资金链绷断而自焚身亡。包括商业银行、农信社、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多或少地牵涉其中。消息传出,债主之一54岁的于成飞(化名)闻讯后心脏病发,家人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凌晨去世。
  这是央行收紧银根后,形成的高息民间借贷市场风险爆发的一个特别案例。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民间借贷市场已经成为国内风险最高的金融市场。不但包头是这样,其它城市同样如此。以广州为例,搭桥贷款月息最高已高达15%,年化利率高达180%,如果不尽快疏导风险,系统风险一旦爆发将会成为经济“不可承受之重”。 
  “贩毒都没有那么高的回报”
  “阿超”(化名)是某民间贷款公司的一位小股东,两年前他和十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一家财务公司,专门做民间拆借。由于央行多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银行资金难以放款,阿超的公司生意迎来了忙不过来的红火,经常要忙到深夜入款、押车,忙得不亦乐乎。
  “是的,最近生意是非常好。实际上利息是自己定的,老板认为可以做的就给他贷,一般无抵押的月息15分,有抵押的可以便宜一半。”最近做了不少“搭桥”贷款的阿超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
  所谓的“搭桥”贷款指的是满足企业超短期融资款项给付困难的融资,如银行贷款到期但资金却还差一周或几天才能回笼。由于企业资金需求非常紧急,民间借贷给出的贷款利率一般很高。
  记者算了一笔账,15%的月息,折算成年化利率将是恐怖的180% 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贩毒都没有那么高的回报”。
  不过,这种贷款期限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星期,也就是每笔3%-4%的利率,折合月息却非常的高。如此高的利率,坏账情况是不是也非常惊人?该人士并不愿意透露,只是对记者表示,“坏账肯定会有,所以借出的时候需要格外小心,了解借款人的还款能力。短期的无担保贷款一般不超过3个月。” 
  东莞民间借贷规模接近银行3/4
  目前广东民间融资比较发达的都集中在东莞、中山和佛山等中小企业较多的地方。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广东银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截至2010年底,东莞正常的银行渠道融资规模在4000多亿元,而据相关监管部门的调研测算,东莞的民间融资规模大约也有2000亿—3000亿元。相当多出了一半到3/4个“影子银行”体系。
  不过,有不少银行业人士都对小额贷款、民间拆借融资等公司的存在提出了质疑。“从这些公司年底或者季度的周期性火热可以看出,很大一部分企业到小额贷款公司拆借,只是为解决短期流动资金周转困难或者还款难题,甚至"以贷还贷"。”该人士向记者表示,每到年底,都是民间借贷和小额贷款公司最繁忙的季节,很多企业的银行贷款要到期了,私企没有钱还,但又为了保持良好的信用记录,就需要到小额贷款公司去进行短拆,以还欠银行的钱。 
 “很多银行业务员直接告诉客户,没钱还可以到某某小额贷款公司进行短期融资来还银行的贷款,而这些借贷公司一般又会与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相当于将质量不好的贷款客户又转包了一次。”某资深外资银行高层对这种方式表示出担忧。他认为,这种“借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只会逐渐推高借款人需要承担的利率,以及将企业当期暴露的财务问题推后并积累,最后风险只会越来越大。 
  业内人士表示,民间融资一般有两种,其中一种是依靠正常的社会关系维持的债务关系,像温州的标会、排会,温州这类民间拆借成本去年基本保持在15%-16%左右,相比银行9%左右的中小企业贷款成本,利率还算在合理的范围内。还有一种非法的民间融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利用强权来维系债务关系的“高利贷”,这种非法融资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风险,还给社会稳定带来影响,但“高利贷”也占到了所有民间贷款的1/5左右。 
  银监会开始打击“影子银行”
  根据广东银监局去年底在东莞的调研情况,当时东莞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年利率为22%。但随着货币政策不断紧缩,银行信贷资金规模的逐渐压缩,中央房地产打压政策进一步出台,企业的资金链条越绷越紧,民间资金却又找不到很好的投资渠道,于是民间借贷今年越发红火,利率也随着银行利率“水涨船高”。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根据相关监管部门4月份的一项调查,目前珠三角企业平均银行贷款成本在年息8%-9%左右,但民间拆借成本已经到了年化30%。而纵观目前国内的各个投资渠道,无论是实业经济还是资本市场,要获得30%的年化收益率并不容易。也就是说,30%的年息是远远高出很多借款人的还款能力的,这部分风险有多高可想而知。
  “利率不断的高涨,带来的风险也愈发加大。在经济稳定增长时,这个风险还可能不是很大,更准确是暂时不会暴露。可是一旦和宏观经济发生逆转,如此大规模、高利率的民间拆借带来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上述广东银行业资深人士分析指出。
  对于这种民间借贷风险,“金利斌”事件爆发后,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日前在银监会内部会议上指出,目前我国银行业面临的风险问题依然严峻。他指出,在防控“影子银行”风险上,要严格按照时间表做好银信合作表内转表外的工作,加强影子银行问题的调查研究,做好跟踪分析。“要配合有关部门加大对非法金融活动的打击力度,积极推动将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纳入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体系,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刘明康表示。

上一篇:小额贷款到期未-还联保小组连带担责
下一篇:小贷公司诉被告橡胶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