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湖南小贷公司扎堆抢钱陷困局
发布时间:2013-11-28 08:50 来源: 编辑: 点击:
 政策破冰,民营银行成为2013年年度热词,为民营资本提供了无限想象空间,也催生着湖南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迅猛生长。可在为小微企业融资“解渴”的同时,小贷公司自身同样“囊中羞涩”,面临着资金、风险、地位、前景等成长烦恼。
“一直以来,小贷公司只能贷不能存,虽然已被正名为地方金融机构,但依然享受不到税收优惠”,长沙一位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11月初,记者从省金融办获悉,湖南省计划出台措施推进小贷公司发展,探索小贷公司通过金融交易所等进行融资等。十八届三中全会能为小贷行业带来什么消息,也值得期许。
 小贷公司跑马圈地
  “如果说银行、证券等大机构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金融大动脉,那么小贷公司就是金融毛细血管。”这是业界对小额贷款公司的定位。
 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的“蝴蝶效应”在中国余波未平,国内小微企业资金短缺、融资受阻,而民间资金却缺乏出路,在这个成长与沮丧并存的时节,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湖南民间借贷领域迎来了一次沐浴阳光的机会——2009年6月,《湖南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实施意见》出炉,湖南小贷公司就此破冰。
 在小额贷款最新政策解读引导下, 民间资本嗅觉灵敏的湖南,小贷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据省金融办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全省小贷公司达到169家,今年前8个月就增加了50家,注册资本126.49亿元;截至8月底,湖南小贷公司累计发放贷款185亿元,贷款余额118.46亿元。省小贷协会秘书长郭建华称,小贷公司的蓬勃发展,除了政策的松绑和市场的需求,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转型升级为村镇银行的一纸公文触动了不少人关于银行的梦想。“出于对金融与资本的热情与向往,湖南小贷公司迎来了一轮发展的高潮。”
  细分市场风生水起
小贷公司数目众多,由于服务对象的差异化,它们的业态也各不相同。记者从省小贷协会了解到,目前湖南的小贷公司主要有免抵押免担保的微型金融模式、专业为某些行业小微企业服务模式、依靠股东优势做上下游产业链模式等。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伴随着小额贷款公司业务的蓬勃发展,市场上衍生出了一系列与小贷公司业务紧密相关的业态,如小贷中介、类小贷业务的担保公司等。“这些模式类似于小贷公司的业务,或者辅助于小贷业务,体现出湖南民间智慧的活跃”,省小贷协会负责人表示。
小贷公司融资受困
一面是蓬勃发展,小贷规模迅速扩张;一面是造血功能不足,融资受困。小额贷款公司正遭遇“断流”的危机。“很多小贷公司在开业几个月之后,就面临无钱可贷的窘境”,省小贷协会工作人员表示。
 即使在“三农”领域业务风生水起的恒胜小贷也有点“囊中羞涩”。“由于资金有限,部分资金尚没有收回,公司的业务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湘潭恒胜小贷总经理冯常学有点无奈。与银行不同的是,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公众存款。根据银监会、央行有关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而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虽然湖南省在今年3月份将这一比例扩大为100%,但实际获得融资的小贷公司少之又少”,省小贷协会工作人员称。
业内人士分析,在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存款的情况下,最大融资杠杆只有1倍,和担保公司的8-10倍、银行平均的12倍相差甚远。对于企业来说,上市融资是解决资金困难的有效路径。“湖南小贷公司要谋求独立上市相当困难,未来捆绑或组建集团公司整体上市或有可能实现”,湘潭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而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省小贷协会的认同,“目前全国实现上市的只有江苏的鲈乡小贷,而且是在国外上市,未来不排除上市可能,但至少现阶段难以实现。”
 远水解不了近渴,更多的小贷公司通过增资扩股扩大资本金的方式来解决目前面临的资金难题。湘潭恒胜小贷注册资本已从6000万元扩大为1.5亿元;按照计划,双鑫小贷年内将完成增资计划,从1亿元增加到2亿元。而为了解决小贷公司的融资困境,记者近日从省金融办获悉,湖南省计划出台措施稳步推进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包括逐步实现小额贷款公司在县市区全覆盖、探索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金融交易所等机构进行融资等。
小贷公司转制村镇银行路途遥远
据省小贷协会的工作人员介绍,小贷公司是按照工商企业的征税系统征税——25%的所得税、5%的营业税、3%的教育税附加、1.5%的城建税等。“小贷公司的营业总成本已占到收入总额的45%-50%左右。”冯常学表示。“今年年初,省政府已明确发文将小贷公司定义为‘地方金融机构’,但地税部门却不认可,因此不能享受税收方面的优惠。”冯常学说,尽管有省政府的文件,但地税部门只认金融机构许可证。这不仅仅是小贷公司的困扰,在此前举行的全国金融办主任圆桌会议上,湖南省金融办小贷处负责人也表示了同样的困惑。
“税率高,生存空间小,这成为部分小贷公司与国家的最初定位背道而驰,游走于民间‘高利贷’的重要原因之一”,湖南大学产业金融研究所张玲教授表示。“地方金融机构”不被认可,而前景可期的“村镇银行”似乎也并非想象的那般美好。根据《村镇银行管理暂行规定》,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惟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且持股不低于20%。这一门槛随着此后证监会等部委发布《吸引民资进入金融行业的指导意见》有所降低。意见指出,民营资本可以参与村镇银行的发起设立,主发起行的最低持股比例降为15%。
 “如果转制成村镇银行,需要银行业金融机构控股,原股东就必须交出控股权,等于是为他人做了嫁衣。”长沙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有业内人士表示,创立之初,湖南很多小贷公司有转为村镇银行的愿望,但效果不是太好。考虑村镇银行制度,及转银行后受到严格监管,做得好的小贷公司并不愿意转为村镇银行,更愿意朝着金融控股公司的方向发展。他认为,村镇银行若是能由民间资本控股或许还能保持灵活的机制,真正适应市场。而这也是目前湖南没有小贷公司转为村镇银行的主因。“即使政策放开了,能转为村镇银行的小贷公司是非常少的,绝大部分公司依然只能做小贷”,省小贷协会工作人员表示。而对于小贷公司未来的发展,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制度空间受限是阻碍小贷公司发展的主要因素,顶层设计亟待破冰,“只贷不存”的二元对立如何化解,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后能为小贷公司带来好消息。
结语:为了解决小贷公司的融资困境,湖南省计划出台措施稳步推进小额贷款公司发展,包括逐步实现小额贷款公司在县市区全覆盖、探索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金融交易所等机构进行融资等。


上一篇:阿里金融走上不归路:小贷对银行冲击为零
下一篇:通辽市蒙金小额贷款公司农牧户贷款案例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