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非法小贷公司超400家-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沈阳非法小贷公司超400家
发布时间:2013-12-02 10:52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龚丝 点击:
案例
因为20万的借贷,程前险些将自己价值70万元的房产拱手相让于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而类似的事情,仅这一家小贷公司就引发了6起司法诉讼。
乱象
沈阳市政府金融办数据显示,目前沈阳市批准营业的正规小贷公司66家。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非法开展小额贷款业务的公司沈阳多达400多家。
整顿
辽宁小贷高速发展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衍生出一些问题,监管部门正在加速厘清这些问题。去年,46家小贷公司被取消了筹建资格,22家小贷公司因经营违规被“清理出局”。
因为20万的借贷,程前险些将自己价值70万元的房产拱手相让于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而类似的事情,仅这一家小贷公司就引发了6起司法诉讼。
这似乎显示了小额贷款公司市场乱象。沈阳市政府金融办数据显示,目前沈阳市批准营业的正规小贷公司66家。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非法开展小额贷款业务的公司沈阳多达400多家。
显然,这个冠以“微型金融”的小贷公司,却在“贷款难”的现实中,以其方便易办脱颖而出。来自辽宁省金融办的数字,截至去年末,辽宁省批准开业的小额贷款公司,共计564家,批准筹建的小贷公司598家,数量位列全国第一名。
辽宁省小贷公司从2008年起悄然试水,几年的发展中得到的是社会中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两极评价,让无论是公众还是金融管理机构,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方兴未艾的行业,并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厘清小贷公司的未来。
案例
70万房产险些30万抵债
2012年5月,家住沈阳市铁西区的程前与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因资金有缺口他找到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贷款,程前与经理王宇签订20万借款合同,约定月利率为3%,放款当日就被扣下当月利息6000元。程前签订的借款合同为一个月,以自己名下的一套价值70余万房产作为抵押。
除了借款合同,程前还签订了一份《委托书》,授权第三人李颖,可以办理程前房产相关的赎楼、注销抵押、转卖房屋、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收取楼款、在银行开立账户等权利,并且有转委托权。
李颖既是这家小贷公司员工,也是老板王宇的亲戚,也就是说,如果程前不能按时还款,李颖就有权把程前的房子卖掉。这是一份变相的房屋买卖合同。
程前并不知道这是一家未经注册的非法小贷公司。三个月时间过去了,程前生意失败无力偿还高利贷。王宇找人评估程前房产,作价30万要卖房抵债,但没想到却动不了程前的房子,因为程前此前已经到房产局挂失重新补办了一张房产证,抵押在王宇手中的房产证变成了一张废纸。
如此买卖法院认定无效
经过多种形式的催债未果后,王宇选择了司法诉讼。
2012年9月12日,王宇将程前告上沈阳市铁西区法院,请求法院判令程前配合他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案子的焦点是:程前与王宇之间签订的房屋委托买卖合同是否有效?
在审理过程中,法官很快发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房屋买卖纠纷,而是典型的名为买卖,实为借贷的案件。
程前向法官哭诉,自己是为了借钱才把房屋抵押出去,并没有想卖房给王宇,也不可能把价值70余万的房子只卖30万,该合同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愿。
法院认为,被告70余万元买的房屋,以30万元的价格出售,明显违背常理。结合程前提供的偿还贷款证据认定双方实为借款关系而不是买卖合同关系,遂认定该份买卖合同无效,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后,法院对此案进行了调解,程前与王宇之间借贷关系成立,程前分五次偿还王宇本金及利息,利息为银行同期利率四倍以下部分,高出部分不受保护。
据了解,王宇所在的小贷公司在去年一年时间内,此类房屋买卖纠纷案件起诉了6件,其中一部分被法院查明是借贷纠纷认定为无效合同,但也有两起法院按照房屋买卖案件进行了立案,被告人房屋被查封拍卖。
拿房子抵押双方都有风险
沈阳市一家小贷公司负责人赵经理透露,利用放高利贷低价套取房子,再以高出两三倍的价钱转卖,这其中利益比放高利贷还赚钱,这种发财手段在业内是惯用手法。
辽宁大宸律师事务所成方兴律师代理过多起高利贷与借贷人之间纠纷官司,他认为这种以房屋抵押方式的借贷行为,如果是非正规办理,其实对于双方都存在很大风险。
民间贷款往往是贷款人以各种形式将其自有房产抵押以或买卖或委托买卖的形式将其处分的权利赋予给了放贷人。借贷人如果不能按时还款,房屋就有可能被放贷者以远远低于市场值的价格处理。而且房屋被低价转售给第三人后,不知情的第三人就属于善意取得,即使借贷者走诉讼渠道想追回房产也很难了,成律师说。但反过来,对于很多小贷公司来说如此放贷也存在很大风险,即使签订了房产抵押合同,并到公证处进行公证,也不等于万无一失。“公证后只能证实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其合法性并非公证书所涉及的内容。”成方兴解释,虽然经过了公证,形式上貌似完善,但如果其内容违反法律明文规定,仍然是不产生法律效力的。
审理程前案件的法官说:“在此类诉讼纠纷中,如果借贷人抵押的房产是其唯一的住所,法律规定不能强制执行该房产用于还债。”所以这种情况下,即使诉讼到法院,小贷公司也拿抵押的房产无可奈何。
双方签署的房屋买卖或者委托买卖合同一旦无效该如何处理?成方兴表示,法院会平等保护借贷双方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无效仅仅指这一借贷行为中违法条款的部分无效,而不是将一切行为均归为无效。总体来说,即使房产买卖或抵押合同是无效的,但借贷行为以及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利率四倍以内利息约定的部分是有效的。
现象
400余家非正规小贷公司乱象
在沈阳,尽管只有66家经过批准营业的正规小贷公司,但围绕其间的竟有多达400余家公司在违规开展小额贷款业务。恰恰是这些未经批准注册的小贷公司,在躲避有效监管的同时,搅乱了高速发展的小额贷款事业,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私放高利贷。
本溪市的白振宇向一家小贷公司借了5万元钱,月息10%,年利率是120%,高出银行贷款的利率数十倍。在白振宇与小贷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上,还签订一个附加条件,如果白振宇3个月不能还清贷款,从第四个月开始利息还将翻倍,六个月不能还清利息再翻倍,9个月未能还清利息再次翻倍,以此类推。也就是说,尽管白振宇最初借的不过是5万元,但最后经过利滚利的n次方,白振宇将背负上比5万元高达几十倍的债务。
也正是被这些债务压榨得走投无路,白振宇最后伙同另外两个人利用制造的假证件、租车抵押等手段在沈阳、本溪等多地的小额贷款公司套取贷款。短短半年的时间内诈骗200万元。“借贷人很容易就能从小额贷款公司拿到贷款,就是因为小额贷款公司知道要回本钱后,剩下的就都是赚的。甚至推动欠款人再向其它小额贷款公司去借贷来偿还自己公司的债款。从我们破获的白振宇案件中就能看出,犯罪嫌疑人很大程度是被贷款公司推着走向了犯罪的道路。”本溪市公安局平山分局刑警大队城区二中队探长郑岩说。
高利贷的肆意已经让小贷行业这个被人寄予厚望的“微型金融”满目疮痍,雪上加霜的是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资本金复杂化。根据《辽宁省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办法(暂行)》中相关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小额贷款公司不得以借款等方式向内部或外部集资,不得吸收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但事实上部分小贷公司的股东会偷偷吸纳一些社会上的资金,然后通过小贷公司借到借贷人手中。这种非法集资的方式扩大了这个行业的社会风险。
    需求
去年发放贷款513亿
来自辽宁省金融办2012年末的数据,截至去年末辽宁全省批准筹建的小贷公司达598家,批准开业小贷公司达564家,数量超过北京、上海,全国第一。
2008年,辽宁全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工作才正式启动。短短四年时间辽宁省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就冲到了全国最前面,其发展速度之快令人吃惊,从另一方面也充分证实了市场对民间资本的渴求。
目前最新数据显示,全国中小企业900多万家、小微企业1000多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了3000万家。
目前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担保公司这类微型金融机构注册资金加起来2.6万亿到3万亿,每年全面累计发放贷款3万亿左右。但是,对于中小企业来说真正的市场缺口,静态分析还差10万亿。
面对市场急需的信贷市场,辽宁以其自身的诸多优势,成为这个微型金融最令人期待的市场,并在短短几年时间对中小企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全国第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瀚华信贷首席运营官殷昌飞告诉记者,2012年仅瀚华信贷在沈阳发放贷款1.5个亿。“沈阳小微企业信贷市场空间很大”殷昌飞说。
辽宁省金融办负责人告诉记者,辽宁小贷公司这部分民间资本对融资难的中小企业无疑等于救命钱。
数据显示,去年,全省小贷公司累计发放贷款高达513亿元,其中无需抵押的信用贷款余额占比47.9%,比2011年提高14.7百分点,有效地“贷”动了草根阶层的创富梦。
殷昌飞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多层次的信贷服务体系,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信贷需求同样也是多层次的。
长期以来,由于中小企业资产规模小、经营风险大等因素,导致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都没有解决。
整顿
68家小贷公司夭折及出局
辽宁小贷公司高速发展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衍生出一些问题,监管部门正在加速厘清这些问题。去年,辽宁省46家小贷公司因逾期未开业被取消了筹建资格,22家小贷公司因经营违规被“清理出局”。
整个辽宁小额贷款行业内,已然感受到来自监管层的“治理”信号,这对于一个涉及300多亿元规模的民间资本市场来说预示着什么?
沈阳市金融办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抽逃资本金,擅自变更经营事项,放高利贷、超业务范围经营,超比例放贷,跨市经营是小贷公司受到严厉处罚的主要原因。“这个行业的人员构成天南海北,违规经营行为在所难免,但必须保护这个行业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局,所以大范围打击整顿小贷市场是不可能的。”沈阳华泰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马文志说,运用市场化手段,做大守法经营的小贷公司,把那些不正规的挤出市场自生自灭。马文志的想法与殷昌飞的想法不谋而合,“监管和扶持政策都有待加强。没有政府的支持,我们只靠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做大。”
一直以来不断被一些非法小贷公司冒名办理高利贷业务,瀚华信贷不堪其扰。希望这个行业有一个良好的监管机制已经成为众多小贷公司的急切渴望。
在2013年1月16日召开的辽宁省小额贷款公司总结大会上,辽宁省金融办再次释放了加强对小贷行业监管力度,促进其良性发展的信号。
目前,锦州、阜新、鞍山已经成立了小贷公司管理机构,小贷公司准入和退出机制也被收紧,从2013年开始,铁岭、朝阳两市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5000万元,其它市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1亿元。
记者从辽宁省金融办获悉,今年对小贷行业的一个重要监管措施是完善省市县三级监管体系。建立高管约谈制度,小贷公司开业后,金融管理办会约见董事长、总经理、财物人员谈话,进行风险提示,签订承诺书。
今年将对未经金融办批准、擅自设立小贷公司或在企业名称中冠以“小额贷款”字样,以及其它扰乱小贷公司正常经营的行为整改或者取缔,为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辽宁省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文中案件涉及当事人为化名)


上一篇:金华广利恒成浙江省首家被判解散小贷公司
下一篇:小额贴息贷款助推妇女二次创业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