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3-12-03 09:36 来源:中国典当联盟 编辑:龚丝 点击:
原告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诉称:2011年4月21日,原告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人民币300万元,借款至2012年4月24日到期,年利率为19.8%,如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逾期还款,则原告有权按照借款利率上浮50%计收罚息,且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需承担因违约产生的律师费等。同日,原告与被告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签订保证合同一份,约定该些被告为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保证范围范围包括本金、利息、罚息、诉讼费、律师费等。另原告与被告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与被告姚某、干某、姚某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约定这些被告以其房产为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现被告方未能归还借款,故原告诉请判令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归还本金300万元、自2012年4月20日至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和自2012年4月25日至判决生效日止的罚息、复利,并支付律师费9万元,被告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承担保证责任,被告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姚某承担抵押责任。
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姚某辩称:原告所述签订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均属实,且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原告交付了一张300万元的本票给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但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签收后原告又将本票收回,故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未曾收到过该笔借款。
针对被告方的答辩意见,原告表示因该笔借款系借新还旧,原告开具本票给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又背书用于归还原来的借款。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借款合同一份、保证合同一份、最高额抵押合同二份、银行本票一份、抵押登记证明二份、委托代理合同一份、律师费发票一份。经质证,五被告均无异议,但表示未曾实际收到该笔借款。
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姚某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在与本案相关联的(2012)金民二(商)初字第674号案件审理过程中,经原告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对帐,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确认收到该笔借款,故本院对于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均予以认定。
根据上述采信的证据以及原、被告的诉、辩意见,本院查明:
2011年4月21日,原告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300万元,借款年利率为19.8%,每月25日结息,借款期限为2011年4月25日至2012年4月24日。借款合同另约定:如借款人未按期归还借款本金,则贷款人有权在借款利率基础上上浮50%计收逾期罚息;如应付未付利息,则贷款人依据中国人民银行规定计收复利;借款人归还的款项不足以清偿合同项下应付数额的,贷款人可以选择将该款项用于归还本金、利息、罚息、复利或费用;因借款人违约致使贷款人采取诉讼或仲裁方式实现债权的,借款人应当承担贷款人为此支付的律师费、差旅费及其他实现债权的费用。同日,原告与被告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签订保证合同一份,约定该些被告共同为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上述借款提供连带保证,保证范围包括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诉讼费、律师费等债权人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另原告与被告姚某、干某、姚某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与被告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一份,约定这些被告以其所有的房产为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2011年4月25日至2014年4月24日间与原告形成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2011年4月27日,原告向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发放贷款300万元,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至2011年7月25日止的利息均已支付原告,自2011年7月26日起的利息未按期支付。至2012年4月9日,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所欠债务为本金300万元、利息427,350元、复利26,821.16元。至2012年4月24日本案讼争借款到期时,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所欠债务为本金300万元、利息452,100元、复利30,346.80元。因被告方未按期还款,原告提起本次诉讼,为此需支付律师费90,000元。
另查明,2010年11月3日,原告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300万元,借款年利率为12.6%,每月25日结息,借款期限为2010年11月4日至2011年5月3日,该笔借款由被告姚某、案外人上海C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提供连带保证担保,该笔借款至2011年12月31日时,尚欠借款本金为300万元、利息166,950元、罚息和复利132,618.18元。2011年1月17日,原告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借款300万元,借款年利率为18%,每月25日结息,借款期限为2011年1月25日至2011年10月24日,该笔借款由被告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姚某、C公司、案外人上海吉天服饰有限公司、陈忠伟提供连带保证担保,至2011年10月24日到期时,这份借款合同项下尚欠债务为借款本金300万元、利息136,500元、复利2,069.25元。
2011年12月31日,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转账420,500元,原告用以抵扣2010年11月3日所签借款合同项下利息166,950元、罚息和复利132,618.18元,用以抵扣2011年1月17日所签借款合同项下利息59,570.19元、罚息和复利61,361.63元。2012年4月10日,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向原告转账300万元,原告用以抵扣2010年11月3日所签借款合同项下本金1,965,021.91元、利息105,000元、罚息和复利54,459.14元,用以抵扣2011年1月17日所签借款合同项下利息328,929.81元、罚息和复利92,417.98元,用以抵扣本案讼争借款合同项下利息427,350元、罚息和复利26,821.16元。
审理过程中,原告表示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31日归还的420,500元、2012年4月10日归还的300万元,均系按照复利、罚息、利息、本金的还款顺序及合同先后顺序进行冲抵,即优先冲抵三份借款合同项下的复利、罚息和利息,在三份合同项下复利、罚息和利息清结的前提下,方冲抵借款本金。被告方则主张两笔还款均系归还本金,应优先冲抵借款本金。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欠款的金额,即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归还的两笔款项应当冲抵的对象。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现对原告负有三笔已到期的欠款债务,而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的给付不足以清偿其对原告所负的全部债务,且借贷双方间只是对同一合同项下借款本息、违约金、律师费等抵偿先后顺序约定由原告选择,未曾对三笔债务清偿抵充顺序有约定,故其给付应当按照担保数额的多少及到期顺序进行抵充,因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对原告所负的三笔债务中,本案讼争借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既有抵押担保又有保证担保,而两笔只有保证担保的2011年1月1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和2010年11月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中,2011年1月1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保证人更多且债务到期在后,故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的给付应优先抵充2010年11月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债务,其次抵充2011年1月1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债务,最后抵充本案讼争借款合同项下债务。本院查明的事实中原告冲抵债务的顺序并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告方所述优先冲抵某笔借款本金的主张亦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2011年12月31日向原告转账420,500元时,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所欠原告2010年11月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债务为本金300万元、利息166,950元、罚息和复利132,618.18元,优先抵充该笔借款后(按照原告所选择的复息、罚息、利息和本金的还款顺序),该合同项下尚欠债务为本金2,879,068.18元,无剩余款项抵充2011年1月1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及本案讼争借款合同项下债务。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2012年4月10日向原告转账3,000,000元时,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所欠原告2010年11月3日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债务为本金2,879,068.18元、利息99,387.00元、罚息和复利51,584.29元,优先抵充该笔借款后,该合同项下尚欠债务为本金30,039.47元,无剩余款项抵充2011年1月17日签订的借款合同及本案讼争借款合同项下债务。
原、被告间借款合同、抵押合同、保证合同均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原告按约向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发放贷款,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理应按照合同约定还本付息,现逾期不还,已构成违约,应承担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故原告要求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息、律师费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但尚欠借款本息应以本院认定为准,且考虑到2011年10月24日讼争借款到期后,按照合同约定的利率标准,原告方主张的利息、罚息和复息的总和超过了中国人民银行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故本院将借款到期后利息、罚息和复息的总和调整为以尚欠本金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计算。被告姚某、干某、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自愿以其房产为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同时被告姚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干某自愿为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现借款人未按约还款,原告要求担保人承担相应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也应予支持。至于被告方关于所缴纳咨询费应于欠款中扣除之辩称意见,因被告方未能提交证据证明曾向原告缴付合同约定之外的咨询费用,本院对该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为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人民币3,000,000元、截止至2012年4月24日的利息452,100元、复利30,346.80元;
二、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利息、罚息和复息(其总和为以借款本金人民币3,000,000元为基数、自2012年4月25日至本判决生效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计算);
三、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律师费人民币90,000元;
四、如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届期不能履行上述付款义务,则原告可以与被告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协议,以“金201118004114”号抵押登记证明载明的房地产(上海市金山区兴塔镇新光村九组22/1)折价,或者申请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价款在人民币480万元范围内优先受偿;亦可与被告姚某、干某、姚某协议,以“金201118004187”号抵押登记证明载明的房地产折价,或者申请以拍卖、变卖该抵押物所得价款在120万元范围内优先受偿;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后,其价款超过上述数额的部分归抵押物所有人所有,不足部分由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继续清偿;
五、被告姚某、干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对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六、被告姚某、干某、上海某制衣有限公司、姚某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被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追偿;
七、驳回原告上海金山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上一篇:小额贴息贷款助推妇女二次创业
下一篇:民间借贷“预先扣息”行为的认定与处理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