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陷民间借贷泥潭的企业家:借高利贷就像人染上毒品
发布时间:2013-12-05 14:19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龚丝 点击:
2009年6月16日下午2:00,上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办公室坐着一个长相憨实的男人,头发花白,眼袋浮肿,手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他叫戚文荣,创办了浙江华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是浙江一带小有名气的服装老板。但现在他戴着“老赖”这顶帽子,背着2600多万元的债务。
戴上“老赖”这顶帽子,就连法院都为他感到委屈。“他每个月都把企业的盈利拿来还债。”执行法官潘水俊说,如果戚文荣没有陷入民贷的死局,他的企业应该可以走得更远。
1993年在深圳发家的戚文荣,创办了“曼其”服饰。这是一个主营团购制服的服装品牌,在业内曾名噪一时。“每年几百万元的投入就可以得到几千万元的回报。”戚文荣赚取了第一桶金。
1999年,戚文荣来到杭州。杭州,是他的福地。他的制服订制生意在这里迅速扎根,并不断扩大规模。到了2004年,戚文荣开了包括曼其、斯美诺汉文、彼得制衣等5、6家服装企业。“做零售的斯美诺汉文在全国五个省市开了80多家门店,彼得制衣为Esprit、江南布衣做成衣加工……”浙江华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气势下拔地而起。“我还在黄龙体育中心赞助过绿城的足球比赛。”一场比赛的赞助费是70万元。说起当年的辉煌,戚文荣略显憔悴的脸上闪耀着自豪的光芒。
和很多快速发家的企业家一样,戚文荣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在中国就有这样的好处,每个行业处处充满商机,只要你喝得上头口水,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2006年,戚文荣的华锦集团在刚果承包开采铜矿,投资金额100万美金,预测回报是4-5倍。同一年,戚文荣还做了钢材贸易,从天津销到湖州……
今天再回头看看自己的扩张脚步,戚文荣觉得自己太贪心了。2007年9月,一笔借款担保成了华锦集团噩梦的开始。
这笔贷款额有3000万元,华锦担保的单位是中耀药业。熟悉南望债权案的人也许会对这个名字眼熟。中耀药业正是南望债务爆发后,受到波及的企业之一。而为中耀做担保的华锦,也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倒在了银根紧缩面前。“我的银行贷款额最高时曾达9800多万元。但是,当一家银行查到我给中耀作担保后,就立刻停止了放贷。”由于南望案的影响力大,各个银行开始互通相关企业的贷款担保信息。曾给华锦放贷的7家银行几乎在同一年里,纷纷向它关上了大门。
 企业要生产,就需要资金。没有了银行的输血,戚文荣只能染指于民间借贷。“第一笔借款是400万元,3个月利息就要还100万元左右。”他说,民间高利贷最高的是本金9%的月息。“光是利息,我前后还了上千万元。”戚文荣说,“企业一旦借了高利贷,就很难走出来。它就像毒品一样,加速了企业的死亡。”
2008年,袭击全球的金融危机,让戚的扩张战略的缺陷慢慢浮出水面。“外贸加工业务几乎全面停工,外国客户和国内做外贸加工的客户宁愿放弃预付款也不愿意来提货。”另一方面,铜价从6.8万元/吨跌到3.7万元/吨。“仅在刚果的铜矿开采业务就损失1000余万元。”
“如果可以从头再来,我一定专营自己的服装主业。”目前,华锦旗下的子公司只有曼其的团购业务还在运作。“它的利润还是可观的。”执行法官潘水俊说,如果他的债主可以给他一些时间,债务应该可以清偿。事实上,法院也愿意给这些还有造血功能的企业一个自救的机会。
“还需要两年。”戚文荣竖起两根手指,“如果可以的话,两年后,我一定摘掉‘老赖’的帽子。”


上一篇:贷款门槛低手续便捷 小贷公司成诈骗新目标
下一篇:南昌小贷公司成功案例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