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淮安网贷骗局续:中行前员工腾挪9家平台
发布时间:2014-03-12 09:23 来源:新浪财经 编辑:龚丝 点击:
继2月中旬在南京“跳楼维权”后,上周末,来自上海的投资人王海(化名)出现在淮安市盱眙县公安局,与同行的12名投资人一道,举报当地的一家P2P平台,宝仕金融。
一周时间内,王海通过各种渠道,透露了“世纪创投”、“宝仕金融”的投资陷阱,而他在淮安的投资经历远不止于此,相同的是,投资资金悉数被套。
与网贷平台倒闭初期不同,投资人此番将质疑投向了幕后的资金托管人。
理财周报上周报道了这几家平台的运营者汪忠洲,通过建立、贩卖P2P平台诈骗的案例。与此同时,曾供职于银行的妻子王文萍,通过持有平台股权、利用融资资金重复投资的行为,也让其成为投资人围攻的目标。
运营9家P2P平台
如果不是因为“都梁创投”投资人激烈的维权举动,淮安系P2P平台的始作俑者汪忠洲可能不至于早早身陷囹圄。
去年12月,南京当地警方批捕了都梁创投两名股东、前法人代表,以及汪忠洲。多名投资人提供的资金流向资料显示,汪忠洲从都梁创投拿走100多万元“劳务费”,但该平台股权结构中,其并无占股,甚至在较早前的投资人见面会上,汪忠洲也多次表示,其作为运营人,去职的时间将在几个月后。
尽管未能在都梁创投全身而退,但在其一手组建的其他平台中,汪忠洲收益颇丰。据多名投资人和平台股东介绍,汪忠洲在淮安当地共建立了保险贷、乾坤贷、都梁创投、世纪创投、宝仕金融、江山财富、平海金融、光大信创、紫金贷共9家P2P平台。并从这些平台中各收取100多万的劳务费和平台建设费。
“汪忠洲找来需要融资的企业,通过连续建立平台、贩卖平台赚取暴利,我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P2P,更不用说运作了。”乾坤贷的一名股东表示。
运作如此之多的网贷平台,汪忠洲是如何做到的?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了解到,包括都梁创投、乾坤贷在内的平台,其股东均有自融记录,即网贷平台的老板既是平台方又是融资方,而在平台上线初期,汪忠洲以运营者身份,控制平台账户,包括股东自融、平台提现、“劳务费”,资金流动全由汪忠洲掌控。
事实上,汪忠洲并没有同时运作这9家平台,其惯用方式是,负责建立平台、吸引投资、管理初期资金流动,从中各抽取100多万元“劳务费”后,随即抽身离去,其在一家平台运营的时间均不超过半年。
托管人占据核心资产
多次追偿没有结果,世纪创投的投资人在2月中旬选择了“跳楼”维权。
王海承认这是无奈之举,但平台方逃避、投资人内讧,让其尝试了过激的维权方式,尽管这无法讨回1030万元的投资额。
与其他平台的方式相似,世纪创投的融资意图亦是自融为主。据世纪创投的所有人刘霞、运营人汪忠洲在投资者见面会上介绍,此平台资金用于购买盱眙金源北路东方市场(3.28, -0.07, -2.09%)内车库,完成购买完成后,此车库将带来不菲的租金收益。
鉴于投资期限较短的缘故,汪忠洲为世纪创投设置了还款方式,即在车库购买完成后,利用其妻王文萍在中行淮安清河支行的关系,获得贷款,以偿还本息。
“汪忠洲说这个车库项目融资能力强,利用其妻子的关系,能从银行获得贷款,用来偿还投资人的本息,但是现在几个月过去了,贷款根本就没批下来,约定的期限和提现都无法实现。”王海告诉理财周报(微信公众号money-week)记者。
据多名投资人的介绍,世纪创投共融资1030万元,其中购买车库花费800多万,汪忠洲拿走100多万劳务费。但理财周报记者获得的车库房产证明显示,该车库产权以5%至30%的份额,分为7人共同持有。除了刘霞和其他股东之外,这份房产证明上还出现了汪忠洲和其妻子王文萍的名字,资料显示,汪忠洲和王文萍各占房产份额的15%。
作为世纪创投项目中的投资标的和还款来源,所有人刘霞和王文萍曾明确向投资人介绍,融资资金用来帮助刘霞完成车库的购买,并约定了用银行贷款偿还本息的方式。还款来源断裂,但让投资人不解的是,作为核心资产的车库,竟被多人同时持有。
而彼时的投资人见面会上,汪忠洲曾介绍其仅为平台运营者,并将于几个月后去职。但实际上,汪忠洲除了拿走100多万劳务费外,还与妻子王文萍共同占据了价值200多万元的核心资产。
融资资金重复投资
对于房产证明中突然出现的王文萍,深陷淮安多家P2P平台倒闭陷阱的王海并不陌生。
据王海介绍,其是两年前在一家网贷平台认识淮安人汪忠洲,彼时汪忠洲自诩为职业网贷运营,并建立了以投资人为主的QQ群,想其推介“好的网贷平台”。
无独有偶,在南京、淮安建立的这些网贷平台介绍中,汪忠洲多将其妻子王文萍介绍出场。“起初汪忠洲的说法是,平台资金主要流向银行过桥贷款,因为淮安当地这一需求旺盛,而其妻子王文萍又在中行淮安清河支行任信贷主任,能方便获得高收益的过桥贷款。”多名投资人介绍称。
但实际上,这些平台的融资资金多用于自融,除了汪忠洲抽取的劳务费之外,其余资金还用于投资、或偿还其他平台的欠款,但因为资产流动中出现明显漏洞,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相关案例并不鲜见,比如都梁创投法人代表钱广程亦是平海金融的借款人,据投资人介绍,钱广程从都梁创投拿到的钱中,其中有300多万元用于还债,而彼时其融资实体企业早已入不敷出。
 
在多家平台中,汪忠洲自诩为运营者和资金监管人,据了解,其负责管理平台账户的资金流动,加上平台股东多不懂实际运营,这为汪忠洲在多平台之间运作资金提供了便利。
在宝仕金融的维权调查中,王海发现,投资人列表出现了王文萍的印记,资料显示其投资金额为130万元。根据当时的规定,宝仕金融为投资人设定了20%的利息和2.2%的投资奖励。暴力背后,投资人们最后发现,宝仕金融所融得的1700余万元资金当中,除了汪忠洲拿走劳务费外,妻子还从中挪用130万元,并以投资人的身份,将其再次投入到宝仕金融当中。
“钱最初都是汇入汪忠洲的卡中,但最后我们发现,这些账户其实归属于王文萍,这么多平台,这些账户成为了金额超过4000万元的资金池。”一位深陷多家平台的投资人介绍。记者以此致电其供职的中行淮安支行,中行方面否认了其信贷主任的职务,称其早在年前已经离职,而对于“资金池”等其他事项,则表示不知情。


上一篇:跨地市担保公司跑路 山东多市车主难取贷款押金
下一篇:被人冒名担保借款 司法鉴定真相大白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