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上海某小额贷款公司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借款保证合同纠纷
发布时间:2014-04-02 16:06 来源:中国典当联盟 编辑:龚丝 点击:

原告上海浦东新区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诉称,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因经营企业所需,作为借款人同原告于2012年4月17日签订了合同编号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原告于2012年4月17日向该五被告发放了于2013年4月16日到期、按月收息、年利率17.5%的联贷联保贷款计人民币250万元。根据合同第二条第二款约定,联贷联保指五方借款人基于各自及相互之间的共同的意愿,向原告联合申请贷款,原告对借款人分别授予融资额度,每一借款人在原告授予的融资额度范围内申请使用。同时,每一借款人对其他四方借款人在本合同项下对原告形成的每笔融资业务分别计算,自每笔融资业务发放之日起始日至该笔融资业务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后两年止。被告彭某、彭某某于2012年4月17日针对《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向原告出具了编号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的《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承诺对借款人在《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范围为原告与借款人在《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项下的全部融资本金及《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及其附件约定计收的全部利息(包括罚息和复利)、以及借款人应当向原告支付的违约金、赔偿金和原告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一切费用。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同原告于2012年4月17日针对《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签订了《保证合同》,约定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借款人在《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项下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全部本金、利息(包括复利和罚息)、违约金、赔偿金、债务人应向原告支付的其他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有关手续费、电讯费、杂费等)、原告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根据《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及相关协议规定,上述贷款应于2013年4月16日到期,借款人应在到期日前将贷款本息结清,但经原告数次催讨,借款人未能在到期日前及时结清贷款本息。所以,原告认为借款人已经构成违约,为此起诉要求:1、判令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归还原告借款250万元及按照合同约定的逾期利息(自2013年4月21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的利率为年利率26.25%);2、判令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第一项诉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王某辩称,借款是事实,对本金金额无异议。《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上的字是本人所签,但这笔借款实际是给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本人从未拿到过这笔款项。另,这笔款项的借款期限应是六个月。

被告林某、詹某共同辩称,该合同是无效合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原告联合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拆分大额贷款为小额的形式向个人发放贷款,但这些借款实际不是用于个人,款项到账的当天马上就汇给了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个人一天都没有使用过。所以原、被告间的借款合同是无效合同。且那么多的自然人与原告都没有联系,原告对于自然人也没有进行过审查,只是在放贷当日,要求这些自然人去原告处签字而已。被告王某、李某、林某、詹某、彭某都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承租人,且与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是同乡,出于帮忙而签订的合同。

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辩称,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确是涉案250万元借款的实际借款人,且该款项也由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实际使用。在贷款发放后,利息也是由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支付的,所以说借款人与原告诉请中所列的不一致,希望法院能根据实际情况来作出判决。

被告彭某、彭某某辩称,要求被告彭某、彭某某承担担保责任是没有任何依据的,《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与《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是没有任何关联性的,且本案的实际用款人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所以被告彭某、彭某某对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借款不承担保证责任。另外认为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过高。

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辩称,本案的借款主体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而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的担保是基于其他人的借款进行担保而不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借款,因此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不应承担保证责任。另外认为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过高。

被告李某、彭某未作答辩。

原告上海浦东新区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证明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五人签订联贷联保协议及借款的事实;

证据2、《保证合同》,证明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证据3、《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证明彭某、彭某某对涉案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证据4、打款凭证,证明原告按约放款;

证据5、公证书,证明相关委托事项。

被告王某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当时只看到该合同的最后一页的签字栏部分,没有见到过合同其他部分,对于合同内容不清楚。对证据4,无异议。对其他证据不清楚。

被告林某、詹某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当时只看到该合同的最后一页的签字栏部分,没有见到过合同其他部分,对于合同内容不清楚。对证据4,无异议。对其他证据不清楚。

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内容无异议,但需要说明,从形式上看该合同的借款人是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但实际借款人和用款人都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是实际借款人。对证据3不清楚。对证据4不清楚,但需要说明,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确实收到过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的打款。对证据5的真实性、关联性均有异议。

被告彭某、彭某某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清楚。对证据2不清楚。对证据3,认为要求被告彭某、彭某某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依据,且所对应的借款合同编号与本案借款合同不一致。对证据4、5不清楚。

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之所以签订该保证合同,是基于证据1,但本案实际借款人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这与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的担保意思表示不一致,故不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对证据4、5不清楚。

被告王某提供证据如下:

证据1、打款凭证,证明被告王某向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打过款。

原告对被告王某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表示异议。

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被告王某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被告林某、詹某对被告王某提供的证据质证表示不清楚。

被告林某、詹某共同提供证据如下:

证据1、委托付款书,证明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是借款的实际使用人和还款人;

证据2、转账凭证,证明内容同证据1;

证据3、收款凭证,证明内容同证据1;

证据4、房屋租赁合同,证明被告林某、詹某与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

原告对被告林某、詹某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均表示异议。

被告王某对被告林某、詹某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被告林某、詹某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对被告林某、詹某提供的证据质证认为,从该等证据可以看出,本案中的实际借款人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而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所担保的不是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债务,故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不应当承担保证责任。

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李某、彭某未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7日,原告作为贷款人与作为借款人的被告李某(甲方)、詹某(乙方)、林某(丙方)、彭某(丁方)、王某(戊方)签订编号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该合同第一条约定:“本合同所称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系指在本合同约定的额度有效期间内,由贷款人在一定的条件下分别向五方借款人提供的融资本金余额的限额。同时,任一方借款人均对其他各方借款人在本合同项下对贷款人形成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即任一方借款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范围为其他四方借款人在本合同项下对贷款人形成的全部债务之和。”该合同第三条约定:“贷款人同意向本合同项下的各个借款人提供联贷联保融资额度,每个借款人被授予的融资额度分别为:甲方为人民币50万元、乙方为人民币50万元、丙方为人民币50万元、丁方为人民币50万元、戊方为人民币50万元。”该合同第五条第二款约定:“本合同项下的融资额度一经任一方借款人使用,即构成该借款人对贷款人的债务,也构成其他各方借款人分别对贷款人承担的保证担保范围。贷款人对任一方借款人的债权是指本合同项下该借款人对贷款人未清偿的一切到期和未到期的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本金、相关利息(包括罚息和复利)、违约金、赔偿金以及贷款人为实现债权而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律师费、差旅费等)。贷款人对任一方借款人的保证担保债权是贷款人对除该借款人之外其他各方借款人的债权之和。”该合同第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约定:“本合同项下的贷款利率为年利率,利率为固定利率,即17.5%,在借款期限内,该利率保持不变。”该合同第六条第二款第(二)项约定:“本合同项下贷款逾期的罚息利率为26.25%。”该合同第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约定:“借款人违反本合同约定的任何义务或有以下情形的构成违约:1、未按期清偿全部债务;……。”嗣后,原告按约向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各发放了50万元贷款。

2012年4月17日,原告作为乙方与作为甲方的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保证合同》一份,约定为确保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与原告签订的编号2012第0036号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的履行,保障原告债权的实现,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愿意为债务人在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主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全部本金、利息(包括复利和罚息)、违约金、赔偿金、债务人应向乙方支付的其他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有关手续费、电讯费、杂费等)、乙方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同日,被告彭某、彭某某向原告出具编号载明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的《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该保证书第一段记载:“本保证人愿意为贵公司与五方借款人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签订的编号为某小贷2011第0052号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所形成的全部债权提供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担保。”

2012年4月17日,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与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委托付款书》,约定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委托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代理支付其贷款本息。该《委托付款书》载明,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不因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代理支付行为而免除与原告签订的编号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及相关协议中所约定的义务,借款合同及相关协议中所约定的本息偿还及其他一应合同义务仍由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承担全部履行责任。原告在该《委托付款书》上签章确认。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在收到原告相应发放的各50万元合计250万元贷款后,陆续又将相应金额款项转汇给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借款期限届满后,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未按时足额偿还各自借款本息,为此引起纠纷。

本院认为,原告上海浦东新区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签订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与被告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保证合同》,以及被告彭某、彭某某出具的《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有效,理应恪守。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未按照约定按时归还借款,已构成违约,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李某、詹某、林某、彭某、王某各自归还所欠本金及利息,并有权要求作为相应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被告林某、詹某辩称《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认为该合同为无效合同;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王某、林某、詹某均辩称实际借款人为被告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因此认为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均不应承担保证责任,认为被告王某、林某、詹某等均不应承担还款责任。对此,本院认为,上述被告所提供的证据均不足以支持其抗辩意见,因此本院对其抗辩意见不予采纳。关于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等辩称原告主张的利息计算标准过高,本院认为,原告为依法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其融资成本较高,经营风险也较大,因此可以适当依据较高比例计收利息和逾期利息(违约金),且原告所主张的逾期利息符合合同约定,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关于《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被告彭某、彭某某等认为该保证书第一段所约定的主合同编号与本案借款合同编号不一致,因此认为原告无权依据该保证书要求其承担保证责任,对此原告表示该保证书第一段所记载的主合同编号与实际的不一致,系笔误所致,不应影响保证书的效力。对此,本院认为,虽然该保证书的第一段内容所载主合同编号为某小贷2011第0052号《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与本案所涉《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的编号不一致,但该《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自身所载编号为某小贷2012第0036号,该编号与涉案主合同编号一致,综观相关合同及保证书的文义,该保证书实应为针对本案系争借款所出具,其第一段所载合同编号应为笔误,不影响原告依约主张被告彭某、彭某某承担保证责任。综上,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各自分别应向原告归还借款本金50万元、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并应各自按照合同约定承担对同一合同中其他借款人的连带保证责任。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应依照《保证合同》及《个人不可撤销保证书》的约定,就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的上述债务向原告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被告李某、彭某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抗辩权利。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各自分别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上海浦东新区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50万元;

二、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各自分别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上海浦东新区某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逾期利息(各自分别以5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26.25%计算,自2013年4月21日起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三、被告李某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所确定的被告王某、林某、彭某、詹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若被告李某履行上述第三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王某、林某、彭某、詹某追偿;

五、被告王某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所确定的被告李某、林某、彭某、詹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六、若被告王某履行上述第五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李某、林某、彭某、詹某追偿;

七、被告林某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所确定的被告李某、王某、彭某、詹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八、若被告林某履行上述第七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李某、王某、彭某、詹某追偿;

九、被告彭某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所确定的被告李某、王某、林某、詹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十、若被告彭某履行上述第九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李某、王某、林某、詹某追偿;

十一、被告詹某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所确定的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十二、若被告詹某履行上述第十一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追偿;

十三、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于上述第一、二项判决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十四、若被告彭某、彭某某、上海某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上海浦东某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履行上述第十三项判决义务后,有权向被告李某、王某、林某、彭某、詹某追偿。



上一篇:低息小额贷款实为新型诈骗
下一篇:中欧温顿P2P骗走4亿元 2000多人被拉下水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