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多地民间借贷萎缩
发布时间:2014-05-22 09:52 来源:中国典当联盟网 编辑:龚丝 点击:
5月15日是“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刘张君介绍,截至4月中旬,非法集资案件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87%的市(地、州、盟)和港、澳、台地区。新发案件更多地集中在中东部省份,跨省案件增多,影响较大。刘张君透露,最多的一个案件牵扯20多个省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非法集资案件频发。仅5月,浙江衢州市就宣判了两起涉案金额上亿的非法集资案件。
 其中之一是银通担保有限公司实际经营人被控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及受害人1900余人,总额为7.72亿余元,实际经营人陈某一审被判死缓。
 
另外一起案件的主角杨某是一位经营过铝塑门窗,投资过水泥厂的女老板。在水泥厂投资出现亏损后,杨某假借投资名义向500余名社会公众及典当公司非法集资1亿余元,归案前归还被集资人本息近3000万元。法院一审判决杨某构成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
 
案件蔓延
 
种种迹象表明,非法集资正在向新的行业和领域蔓延。其中,很多非融资性担保公司、投资咨询等中介机构公开“代人理财”大肆非法集资,而网络平台打着“民间借贷”旗号非法集资的风险也日益显现。
 
在一家出售各种理财产品的财富公司,墙上贴着醒目的利息回报和实现快捷致富的途径宣传。一些中老年人拿着宣传单登门拜访,接待他们的是理财顾问。这家财富公司的运营模式非常简单:以一定的利息分红作为回报,把公众的钱吸上来投资某个项目。据介绍,他们的主要投向是房地产、矿产等大型项目,投资期限分为3个月、半年、一年,承诺回报收益一般在年息25%左右。
 
新金融记者采访发现,到公司咨询的投资者对所投放项目大多不会有太多的问题,他们更关心的是有没有更高收益的产品以及利息以哪种方式结算。对于风险,一些投资者只会问理财顾问:“投资安全吗?本息能保证吧?”每每这个时候,理财顾问通常以“运作那么多年从未失手过”给投资者派下“定心丸”。而对于真正的风险因素——投资项目的了解,投资者则知之甚少。
 
当记者问及“有何措施保证投资者资金的安全性”时,理财顾问表示,公司这么大的规模不会为了那点钱冒风险。之后,理财顾问便开始给记者讲起公司的投资战绩以及人员规模等。但至于具体的资金保障措施,理财顾问直言“投资建立在双方信任的基础上。”
 
目前在市场上有很多这样的财富(理财)公司,他们的运营模式基本类似,承诺收益也相差不大。这些公司大多把生意搬到了网上,拥有网络属性的借贷业务被理财销售称为“p2p”,然而,p2p的真正含义并非如此。
 
在另外一些专门从事网络借贷的平台上,线上融资、线下放贷的情况比比皆是。甚至一些平台发起人以借款人身份在平台上发标融资用于企业自用,网站发起人跑路、破产传闻屡见报端。网络借贷俨然已经成为今年经济犯罪中的一大主要风险点。
 
“民间借贷对经济有补充作用,但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去注意风险问题。非法集资就是要打击,不打击的话会贻害后人。我觉得应该在没产生损失之前就开始防范。”人行温州支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
 
清理整顿
 
目前,各地都在整治非法集资。四川鑫升理财投资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胜强告诉新金融记者,四川从年初就开始清理整顿非法集资,这项由金融办牵头的工作目前仍在进行。“检查部门前期会到公司来调查了解情况,他们扮成客户询问公司是否吸收资金,利息为多少,企业经营情况怎样,注册资本金到没到位等。通常,我们的工作人员无法分辨出哪些是检查人员,哪些是真正的客户。”王胜强表示,周围有很多人因为“非法集资”被抓了,一些披着贸易公司外衣,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公司也被端了不少。今年3月,在南充市公安局打击非法集资专项行动中,就有26家涉嫌非法集资公司在此次行动中被打掉。
 
不只是四川,芜湖也在经历非法集资的清理整顿。新金融记者得知,之前的采访对象——从事白酒生意的企业家陈明青刚刚从监狱里出来。2年前记者在采访他的时候,陈明青的身份主要是债权人,他投了8000万给当地一家实体生产企业。那家企业老板无力偿还庞大的债务选择自首,他的8000万投资成了死账。这使陈明青自己的白酒公司陷入了巨大的资金亏空。在融资需求被银行拒绝后,陈明青走了“前辈”的老路,以2.5至3分利息作为投资回报寻求民间资金。“其实现在民间融资已经很难了,他(陈明青)的主要融资对象都是相熟的亲戚朋友。如果单纯的面向社会融资是很难的。”陈明青投资的那家实体企业目前的接手人周海涛告诉记者,在融到1个亿左右的时候,投资人察觉陈明青无法支持所承诺的本息,于是陈明青东窗事发。
 
巧合的是,周海涛也刚刚从监狱里出来。“有人欠我100多万不还,我把人家给打了,所以坐了两个月的牢。”周海涛直言,这些债权债务已经把他的生活搅和的不成样子了。在他的朋友圈里,已经有几十个企业家因“非法集资”坐牢了。
 
湖南富爸爸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段绍译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他的圈子里,也已经有人进监狱了,还有一个马上就要“进去”了。“他本来就没钱,跑来装大款,借了3000万跑到澳门赌博都输了,他跑了,现在被通缉。”段绍译说。
 
在民间借贷这个圈子里,参与者很多人都有“双重身份”——既是债权人,也是债务人。错综复杂的经济关系使借贷主体越滚越大,牵一发动全身的代价往往是“万劫不复”。
 
一个巴掌拍不响,必须肯定的是,肆无忌惮的非法集资背后,是积累已久的投资饥渴。温州融资人老旺是最早一批进入民间借贷市场的生意人。最初“入行”时,他都是拿自己的钱往外放,挣了不少钱。看到利润可观,老旺开始融资放贷。1.5至2分成本把钱吸进来,3至4分放出去。高峰时候,老旺借出去的钱达到了三四千万。在他看来,尽管风险很大,但放贷的利润是任何其他投资都无法比拟的。
 
老旺在“下海”放贷之前,在美国待了三年。他认为,国内的投资机会还不丰富,收益也相对有限,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更是谈不上诱人,现有正规投资途径的进账收益远不如自己放贷。但现在,这个干了10年民间借贷的放贷人也转行了。“出了那么多事以后,很多人都不敢做了。现在温州做民间借贷的很少,跑路的跑路,转行的转行,有的欠了一屁股债去打工了。”老旺说。
 
规模萎缩
 
采访中,不少受访者表示,目前民间借贷市场资金紧张,交易量萎缩。王胜强告诉新金融记者,在四川,一些民间借贷公司已经在社会上融不到资了。其中部分小贷公司在遭遇资金问题时,只能求助于老板的亲戚、朋友,或者同业拆借,成本通常为1.5至2分。而面向社会融资已成妄想。
 
放贷人的“惜贷”情绪推高了民间资金价格。据介绍,在四川,民间借贷“价格”在3至4分,主要投向房地产领域。在温州,民间借贷利息一般是两三分,过桥贷款要五六分,而一些应急贷款则要七八分的利息。借款人中很大一部分是以民间资金弥补银行贷款。这些人大多是企业家,一旦银行贷款还不上,银行很难再续贷给企业,于是,用来还银行钱的民间资金只有留给企业自己消化了。老旺感叹:“民间借贷实际上很害人的。3分利息,100万借过来,每个月要还3万利息,很容易把公司利润榨干,哪个企业能承受呢!”
人行温州支行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之前民间放款人的资金大多亏掉了,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愿意出借资金,温州民间借贷处于停滞状态。尽管温州有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等阳光化平台,但由于借贷双方对私密性很在意,无论是放贷人还是借款人,谁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与民间借贷沾边,所以这些平台的吸纳作用并不明显。
 
在湖南,民间资金市场价格也呈现出比较高的状态。据了解,民间资金“价格”一般在1至5分之间,其中2至3分占比很大。过桥贷款的日息为千分之二,而一些应急贷款最高价格则飙到了1毛。至于贷款用途,房地产行业融资占比较大。不过,能出到1毛利的资金“买家”不排除有赌博行为,这类贷款“恶意不还”的风险极大。段绍译表示,尽管价格较高,但民间借贷交易量有所减少。“现在老百姓私下往外借钱都很谨慎,估计整个民间借贷参与者少了2成。”段绍译说。
 
芜湖的情况似乎更糟。周海涛告诉新金融记者,在当地,企业融资很难,银行对实体企业的放贷情绪不高。一旦企业缺钱,只能从民间资金市场入手,但目前芜湖民间借贷市场近乎崩盘,所以缺钱的企业寻资无门,都死气沉沉的。
 
事实上,萎缩的民间借贷对一个区域的经济而言有利有弊。好的方面是民间借贷对经济的破坏力减弱了,但同时,它对经济的补充作用也弱了。段绍译认为,民间借贷应该实现本地化经营,抱团组建“联合体”,这样或许能更好地防控风险。


上一篇:担保1400万借贷 疑落入诈骗陷阱
下一篇:立人集团非法集资案开庭 董顺生87亿资金网解构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