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浙江女老板合伙成立小贷公司 两年之后收获牢狱之灾
发布时间:2014-07-17 12:07 来源:中国网 编辑:龚丝 点击:
想起来就心痛。”2014年7月初,再次说起广利恒的解散,邵燕芳的丈夫说。邵燕芳是这家小贷公司的主要股东之一,是要求解散广利恒的原告,但是在两年之后却成了被告并被关进了看守所。
 
事实上,这个注册资本8000万,存在不足三年的小额贷款公司,产生利润两千多万。公司正常经营其实不到一年半时间,利润就是在这个时段产生的,此后,这个盈利能力并不差的公司就因为股东分歧和管理混乱陷入崩溃。邵燕芳一方的股东代表向法院提请解散广利恒小贷公司并对其资产予以清算。
 
合作之初 十分信任
 
邵燕芳是在2009年底成为股东的。当时,广利恒发起人邵福林——也是日后两派股东中的另一派——找到她,谈租用其办公楼作为广利恒办公场地的事。其间,邵福林热情邀请邵燕芳投资入股。
 
此前,他们二人已经有过多次合作建房和相互拆借资金的经历。
 
“我曾经为邵福林公司建过房子。他每天到工地很早,检查仔细,钱看得比较重,付款时精打细算。”邵燕芳说。多方证据显示,二人间也早有借贷往来。“有些时候,借条都不打。”
 
因此,当时面对邵福林的邀请,邵燕芳几乎是一口答应。双方还有一个共同目的,“二三年后,小贷公司可能转为乡镇银行。”
 
不只是他们,对中国成千上万投资设立小额贷款公司的股东来说,转为乡镇银行,是他们共同的期待,也是他们投资的动力之一。
 
小贷公司 电脑被砸
 
“其实小额信贷公司自2011年5月之后,就已经名存实亡”邵燕芳的丈夫说,仅仅成立两年,股东之间就矛盾重重,以邵燕芳一方为代表的股东,在发现企业运作过程中漏洞百出,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被董事长换了四个总经理,2000多万元利润未经董事会讨论,就由董事长私刻了财会人员的印鉴擅自转入其个人账户。交涉无果,以邵燕芳为代表的股东对自己投入的资金感觉到没有安全感,对公司失去了信心,遂要求解散公司。
 
2011年9月30日,小额信贷公司突然闯进二、三十个人,对着电脑等办公设备一阵狂砸,邵燕芳的丈夫说:“平时小额信贷公司的相关运营记录全都存在电脑里,这伙人突然打砸电脑的目的就是要破坏小贷公司的经营数据,阻止公司的解散与清算。”祸根也就此埋下。
 
随着小贷公司电脑被砸事件的发生,更让邵燕芳坚定了解散公司的决心,2012年7月,邵燕芳等股东向当地法院起诉,法院判令解散广利恒。法人代表邵福林自然不希望好不容易成立的小贷公司就此面临解体,且整个公司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故广利恒公司法人代表邵福林不服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至此本来是朋友关系的合作双方逐渐变成了对簿公堂的原告被告。
 
2013年3月27日,浙江省高院作出解散公司的终审判决,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双方矛盾并未随着公司的解散而化解,而是日益激化。
 
两年之后 突遭拘捕
 
电脑被砸事件后,邵燕芳深感愤慨,也有一些气话在酒后或其他私下场合流露,结果一名叫章剑的人为讨好邵燕芳,叫人于2011年10月5日打了邵福林。两年后,有一名叫黄政的人说“为讨好邵燕芳多弄点工程给他做做”,叫人于2013年10月4日凌晨,砸了邵福林停在监控底下价值600万元的宾利车的挡风玻璃(价值仅2.8万元),并将作案工具扔在汽车边上。挡风玻璃被砸后,金华市公安局以省公安厅督办、打黑的名义成立专案组,动用婺城、义乌、永康三地警力,对该案立案侦查。邵燕芳作为该“重大”案件的幕后“老大”,以“买凶雇凶”的主犯,于2013年11月26日(婺城区人大代表职务未被停止的错拘)、11月28日两次被刑拘,同年12月28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逮捕。两年前的打人事件,公安早已掌握是章剑所为,但并未及时查处,似乎在等待什么?省公安厅有关人员也曾在立案初期向市局某领导提出质疑:一是省厅何时督办过?二是与黑社会有何关联?三是派出所可以办的案件为何上升到市局成立专案组?
 
身陷囹圄 枝节再生
 
2013年11月26日,就在邵燕芳被错拘的当天,金华警方突然来到邵燕芳办公室等处进行搜查,在办公室发现并搜走了一根象牙饰品摆设。公安在之后侦查过程中,又查获了象牙20多根,于是邵燕芳又涉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
 
那么象牙到底是谁的呢?在记者得到的“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中这样写到“2013年7月份左右经过黄政介绍安排,被告人邵燕芳到其家中看象牙,后经讨价还价,被告人黄晨与邵燕芳达成了350万元价格成交26根象牙的口头协议。数日后,在邵燕芳的安排许诺下,黄晨等人将26根象牙搬至邵燕芳经营的正鹏建筑公司12楼会客室的一间卧室里。”又是黄政介绍安排!真巧。
 
象牙事件 疑点重重
 
从邵燕芳、黄晨、黄政等人以往的笔录和在法庭上的供述来看,双方没有进行数量确认,没有询价、议价和定价过程,没有做过鉴定,不知象牙的真假,也没有事实上支付过货款,这在合同法上不符合任何买卖合同的构成要件,不具有法律效力。黄晨、黄政等人的笔录中也讲到,邵燕芳只是让他们把象牙拿到公司先“看看”,对是否要购买象牙、要购买多少象牙,并没有最终确定。
 
庭审中邵燕芳辩解,是黄晨将象牙强行搬到她公司的,而邵燕芳因为象牙品相不好,真假不知道,已明确表示拒绝购买,多次要求黄晨他们把象牙拿回去。黄晨也当庭否认自己有购买和出售象牙的行为,认为自己实际上是钱宏新等人诈骗案的受害人。该批象牙是钱宏新等人以“抵押借款”的方式放在黄晨那里的,属于质押担保物,黄晨是做资金生意的,其目的是为了赚取借款的利息,而并非为了购买该批象牙。当联系不到钱宏新时,黄晨怕资金拿不回来,也很想把这批抵押物转移出去,减轻自己的资金压力。但邵燕芳没有实际支付货款和取得货物的所有权,黄晨随时可以把该批象牙拿回去。
 
庭审中黄政对其涉象牙之事一问三不知,却一口咬定“象牙就是卖给邵燕芳的”。这时记者发现,邵燕芳与黄晨都是“象牙案”的被告,而一口咬定“象牙就是卖给邵燕芳的”,并在“象牙案”中牵线搭桥介绍安排,拉着邵燕芳去黄晨家看象牙,一起将象牙运送、搬移到邵燕芳公司的黄政,却可置身事外,没有出现在“象牙案”的被告当中,这是令记者很不解的。
 
投资股东 收获牢狱
 
令邵燕芳以及其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场投资合作的结果,竟然是在2013年11月28日邵燕芳被金华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今年6月26日、27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非法收购珍贵濒临野生动物制品罪”在永康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家人期望邵燕芳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和判决的同时,也深刻分析了邵燕芳的过错:一是错在发现对方违规运营小贷公司后不冷静,与对方产生严重分歧直至矛盾激化,没有接受调解,执意要求解散清算小贷公司,给辖区政府造成被动。二是错在对方有过激行为后,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在私下场合讲了些不该讲的气话,虽然在主观上没有指使他人打击报复的意识,但使“有心人”在客观上造成了损害他人的后果。三是错在学法不够,知法甚少,对象牙之类的违禁品认识不足,不懂得远离而保护自己,虽未实际交易,但毕竟有22根象牙是在正鹏公司查获的。
 
邵燕芳是正鹏集团公司的核心,现已关押了7个多月,给整个公司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也给员工带来了心理上的恐慌。损失惨重,教训深刻!


上一篇:向小贷公司贷款百万元 借钱的和担保的居然不认识
下一篇:担保公司网上高调卖理财涉嫌非法集资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