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典型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贷知识 > 典型案例 > 
小贷公司绊倒江南高纤 社保基金牛市“中弹”
发布时间:2015-01-07 09:35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龚丝 点击:
  2014年12月29日,上证指数继续高歌猛进,盘中一度突破3200点指数关口,并创出本轮反弹新高。与大盘走势迥异,涤纶毛条行业龙头江南高纤当天却突然跳空低开,盘中数次触及跌停。至收盘时,该股仍下跌9.32%,全天成交3.43亿元,刷新2014年交易纪录。
  江南高纤大跌源自公司不幸“闪到腰”。近日,由其参股的小额贷款公司永大小贷曝出违规担保事故,被诉金额已接近2亿元,具体损失尚在统计中。
  在接受记者询问时,江南高纤方面回应:“我们虽然是永大小贷的大股东,但不参与其具体经营管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也很意外。”
  江南高纤的意外让投资者很受伤,当中还包括两只社保基金;若四季度未减持,本次大跌之后,其账面可能已经出现浮亏。
  放松监管终惹祸
  绊倒江南高纤的永大小贷成立于2009年8月,注册资本3亿元,江南高纤的持股比例为40%。
  身为大股东,他们并不能对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实施控制,故不合并其财务报表。
  江南高纤的主业是复合短纤维、涤纶毛条。其中,复合短纤维多用于生产无纺布,最终应用于一次性卫生用品,如妇女卫生巾、婴儿纸尿裤等;涤纶毛条则用于毛纺,终端市场为服装、毛毯等。目前,两个品种的产能分别为13万吨/年、3.6万吨/年。
  作为一家化纤类上市公司,江南高纤之所以涉足金融市场,最根本原因就在于公司当年“不差钱”。
  据悉,江南高纤的复合短纤维在国内市场上的占有率约为20%,毛利率较低;但涤纶毛条市场占有率超过60%,几近垄断,毛利率约为30%。
  由于牢牢掌握了行业的话语权,近些年,江南高纤盈利节节攀升,现金极度充沛;公司一直没有短期、长期借款,资产负债率尚不足6%。
  2008年5月,银监会、央行联合发布《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由此推向全国。这次试点让江南高纤嗅到了商机,次年公司便发起设立了永大小贷。
  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了江南高纤这个坚实的后盾,永大小贷的经营迅速步入正轨。公司开业4个月便盈利655.61万元,随后4年(2010年-2013年)合计实现净利润2.49亿元。
  按照权益法核算,永大小贷已为江南高纤贡献了不菲的投资收益,然而,也正是这家公司让他们在阴沟里翻船。
  江南高纤透露,近日,永大小贷的总经理杨革伟、风险部经理李惠明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两人在任职期间利用职权违规对外担保,截至2014年12月20日,账外担保余额3.29亿元,已被诉1.86亿元。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办此案,具体损失金额尚无法确定。
  江南高纤2014年12月27日的公告一经发布,迅即遭投资者炮轰。原来,早在去年10月就有人在股吧中“预告”永大小贷已出事,时隔两个多月公司进行披露,涉嫌信披滞后。
  2014年12月30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公司,工作人员回应:“事情出来以后,我们需要去查实金额,不能随随便便发一份公告。”
  让投资者不满的还有,永大小贷的董事长为陶国平,他也是江南高纤的实际控制人。杨革伟、李惠明两人利用职权违规对外担保,陶国平难道不知情?
  “我们虽然是永大小贷的大股东,但对这一行业并不熟悉,所以并不参与其具体经营管理,杨革伟、李惠明对外担保不需要找陶总签字。”上述人员澄清。
  两社保基金“中弹”
  按照公告的说法,2014年永大小贷将出现亏损,这对如今身处逆境之中的江南高纤无异于雪上加霜。
  鉴于行业自身产能过剩、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环保标准日趋严格、需求低迷,2014年化纤行业涌现转型潮。
  截至目前,已确定转型的有★ST新民、★ST仪化、恒天天鹅、赛得利,计划转型的有友利控股、湖北金环、澳洋科技、春晖股份,★ST霞客则已经破产。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作为化纤行业的一个分支,2014年涤纶毛条市场也突遇寒流。
  伴随着价格的持续大跌,江南高纤的业绩也跟着跳水。2014年1-9月,公司仅实现净利润9204.41万元,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已趋“腰斩”。
  这就不难理解,上证指数于2013年6月见底反弹,至今已上涨超过50%,且仍在创新高。但江南高纤在此轮反弹中最高涨幅尚不足34%。
  永大小贷遭此不测,预示着2014年江南高纤已无翻身可能。去年12月29日的大跌则意味着:即便投资者买在最底部,若一直持有,目前账面浮盈亦不足7%。个中苦楚,不言自明。
“踩雷”的恐怕还有社保基金。
  江南高纤2014年三季报显示,全国社保基金104组合、110组合分别持有该公司3848.98万股、1611.10万股,分别排名第二、第七。
  资料显示,全国社保基金104组合对江南高纤极度钟情,自2013年半年报首度现身之后,不仅没有减持,还小幅加仓。粗略估算,其持仓成本应超过4.8元/股。
  110组合的买入时间则为2014年三季度,持仓成本约为5.05元/股。若四季度未减持,两只基金账面皆已出现浮亏。
  永大小贷曝出违规担保事故也并非坏事。
  记者注意到,除了永大小贷,江南高纤还参股了永隆小贷、金科再担保,持股比例分别为30%、1.63%,“有了这次教训,以后会更加小心。”上市公司方面透露。
  经此一役,投资者似乎也应该多留个心眼。据统计,A股市场已入股小额贷款企业的上市公司足有百家,谁又能保证“中弹”的仅是江南高纤?

上一篇:参股小贷公司违规担保 江南高纤业绩或受影响
下一篇:武汉一小额贷款公司员工吃回扣 上亿资金打水漂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