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流动性状况脆弱 银行资产负债结构面临再调整
发布时间:2013-12-24 10:56 来源:金融新闻网 编辑:聂今 点击:
银行间资金面再起风云,尽管12月20日人民银行通过官方微博表态“连续三天注入3000亿元流动性”,但上周扰动市场神经的流动性紧张一时依旧难以回归平静,截至12月23日中午,隔夜、7日、14日shibor均现普涨。 
  专家分析认为,今年下半年以来,银行资金面利率整体有所上升。上周的流动性紧张,主要原因是商业银行对年底流动性紧张的一致预期引发争抢资金所致。虽然不会重演6月的极端状况,但反映出由于资源配置失衡、期限错配,导致银行本身的流动性正变得越来越脆弱。 
  除了需要合理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外,另外需要警惕的是,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的冲击下,银行加大了对高收益资产配置,结果导致资金进一步流向政策原本要控制的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等过热领域。 
  流动性状况脆弱 
  12月20日,7天回购全天加权平均利率一路飙至8.21%,创下半年来的新高,这不禁令人回想起6月份那场惊心动魄的银行间资金面异常波动事件。 
  “从表象上来讲是很像的,但原因是有些差异的。”社科院金融所谢辉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间市场利率从6月份之后就再也没有恢复到去年年底的水平。而且从那次以后,银行拆借利率整体平均值已经上来了,环境也变了。 
  “其实这就像地震之后的余震,小震不断。”谢辉说,一旦进入了流动性紧张的时点,像前几天的情况就是属于预料之中的事,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发生、利率多高而已。 
  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金麟认为,上周的流动性紧张和6月份的事件基本原因是一样的。“都是由于银行同业负债的杠杆率太高了,或者说银行用同业的流动性来支持信贷投放,中间有期限错配,这样就使得银行整个流动性状况比较脆弱。” 
  同时,金麟表示,年底也是传统的流动性比较紧的一个时点,此时银行普遍不太愿意出钱,加之今年大家都对流动性紧张有一致预期,纷纷加大流动性储备,在超额准备金已经充足的情况下,商业银行仍然希望能拿到尽可能多的资金以备不时之需,结果这些措施外化影响到整个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明显收紧。 
  资产负债结构仍需调整 
  截至1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07.93万亿元,同比增长14.2%。中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日前表示:“目前流动性不存在问题,而是流动性成本在上升。” 
  从12月20日央行的表态也可以看到其实银行系统资金并没有想象中的紧缺:“目前银行体系超额备付已逾1.5万亿元,为历史同期相对较高水平。” 
  “银行日常流动性的维系,主要依赖短期理财资金和同业资金,一旦这两方面资金周转不畅、接续不上,一些银行的流动性马上就会出现问题。”业内分析人士表示。 
  换句话说,此次流动性紧张除了商业银行面临年末考核和“冲时点”等季节因素外,最重要的原因依然是银行理财资金、同业资金到期产生的巨大资金接续缺口。 
  而从6月份流动性异常波动以来,监管层整顿银行同业业务,打击期限错配的决心已经很明确。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依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 
  从上市银行三季报看,尽管有“8号文”规范理财业务在前,部分银行同业资产依然不降反升。比如中信银行,由于买入返售票据及证券增加,其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达2713亿元,增幅为214.6%;而受益于信托受益权业务的增加,招行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达3089亿元,增幅188.79%。 
  “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的背景下,资金成本的提升使得银行在理财和自营资金的配置上被迫提高收益率,这也使得短期资金滚动匹配长期资产的期限错配行为更加广泛,对金融机构的流动性管理提出了更高难度的要求。”招商证券分析师肖立强表示。 
  实际上,央行也同时暗示了目前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仍需调整,央行称:“主要商业银行要合理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提升流动性管理的科学性和前瞻性”。 
  资金“空转”仍未改观 
  事实上,自6月份以来,监管层一直引导商业银行降低表外和同业业务领域的杠杆,减少资金通过类信贷的方式继续流向房地产和融资平台领域,进而引导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但部分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循环“空转”,没有真正进入实体经济的问题依然存在。 
  “长期利率其实就是短期利率的叠加,银行间市场利率往往是短期的,长期利率反映往往比短期利率慢。经过了半年短期利率这么高的情况,大家对未来长期利率的预期在大幅升高。”谢辉表示,这将进一步加剧实体经济融资难的状况。 
  肖立强表示,货币源头的收紧并不能影响资金流向的过程,反而可能是一个负循环的过程:货币收紧后资金成本上升,银行加大对高收益资产配置,进而资金进一步流向政策原本要控制的过热领域,加剧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资金紧张。 
  业内专家表示,如果一个经济体大量的资源错配到不具备经济合理性的项目,大量错配到低效率的部门,就会形成资金的沉淀,周转率大幅下降,也会使许多企业无法产生足够覆盖利息的资产回报率。 
  “中国需要经历一个主动去产能的过程。”金麟表示,而商业银行就要适度收缩杠杆,主动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改善资产错配问题,更好地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提供动力。

上一篇:中行发布《2014年经济金融展望报告》 经济稳中向好 三大金融趋势值得关注
下一篇: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