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周小川:2次钱荒倒逼金融改革 要调整银行放贷冲动
发布时间:2014-01-06 11:41 来源:一财经日报 编辑:聂今 点击:

2013年,两次“钱荒”来袭。对首位“三连任”的央行行长周小川来说,既要按新一届政府所希望的那样控制信贷扩张,又要避免造成更大的市场混乱从而打击投资者信心,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对于自己被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周小川曾直言:“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如果因为我说话对人民币有影响,才叫我"人民币先生",我觉得这个称呼不合适。但如果是因为人民币汇率改革,那倒是未尝不可。”这位一直有条不紊推进中国金融改革的央行掌舵人,无疑对央行“维护金融稳定、推进金融改革”的角色定位有着清醒的认识。

对于周小川来说,2013年最大的挑战与考验莫过于年中和年末的两次“钱荒”。但“钱荒”未必是坏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钱荒”或是个倒逼中国金融改革的机遇——由于中国是全球钱最多的地方,同时也是经常闹“钱荒”的地方,唯有通过本币市场化才会逐步消除这一矛盾。在周小川看来,当前中国或是推进这一金融改革的良好时期。

“钱荒”新烦恼

2013年央行的调控无疑更具主动性。

6月,钱荒袭来,虽然银行彼时叫苦连天,但央妈(央行)严把货币闸门的举动却出乎市场意料——直至6月25日,央行才出手救市。当晚,央行称已经向一些符合宏观审核要求的金融机构提供了流动性支持。随后,拆借利率有所回落。

在此次“钱荒”处理中,周小川的态度是强硬的,也是前所未有的,此前,央行总是第一时间向市场投放流动性以缓解资金紧张。

“这种情况过去没有发生过,处于半年考核时点等因素,银行发放贷款的冲动十分强烈,但需要把银行这种倾向调整回来。”事件稍缓后,周小川如是对媒体称。他认为,市场、金融机构已得到相应教训。“从6月中旬开始,银行资产规模已有适当的回调。央行对流动性的把握,市场基本上还是正确理解了。此次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其积极意义在于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做出调整。”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钱荒”令身为央行掌舵人的周小川不得不思考未来如何避免进一步干扰市场。

12月份“钱荒”再现时,央行的应对则非常积极。12月19日,在所有品种的Shibor全线上升后,当晚,央行通过微博发布称,已运用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调节市场流动性。次日,央行再次发表声明,针对今年末货币市场出现的新变化,央行已连续三天通过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LO)累计向市场注入超过3000亿元流动性。12月24日,央行再次调控加码,在公开市场中开展29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

无疑,央行的调控手段升级了。央行投放加码举动似乎帮助平复了市场,但资金紧张的格局短期仍难以根本扭转。“虽然央行注入流动性,可能暂时会缓解一点,但在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下,短时间很难改变资金紧张的局面。”宏源证券(000562,股吧)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博客,微博)称。

对于6月“钱荒”中央行的举措,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央行现在就这么做,并且制造了一些艰难局面,这样之后再继续前进就有一个更强大的基础。这个宏大计划的部分必须要依靠未来更好的改革措施来执行。

2013年出现的两次“钱荒”意味着金融改革需继续推进。

利率市场化加速

央行先是于7月份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后,接着在10月25日宣布,为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贷款基础利率集中报价和发布机制正式运行,12月份央行更是发文推出同业存单业务,此举被认为是存款利率放开的过渡措施,将为下一步存款利率的市场化做出铺垫。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就认为,“金融改革目标更加明确,路线图将逐步清晰,2013年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推进步伐较快,该改革将率先进入攻坚领域。2014年存款利率的市场化或有相应动作,存款保险(放心保)制度的推开没有悬念。”

对于下一步利率市场化改革,周小川撰文称,已设定了近期、近中期和中期目标路径。

在连平看来,有关部门需尽快做好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市场基准利率体系的培育以及金融机构破产退出机制等配套改革,等这些条件具备后,下一步可更加稳妥攻坚存款利率市场化。

对于汇率改革,周小川近月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辅导读本中表示,要根据外汇市场发育状况和经济金融形势,有序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他提出了“进一步发挥市场汇率的作用,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市场干预,建立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跨境人民币快跑

“在成功推行国有银行股改上市等重大金融改革后,预期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成为周小川新任期的主要任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如是说。

2013年以来,央行一直积极开展与各地区的货币合作。2013年央行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巴西中央银行等一些国家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继续推进人民币走向国际。特别是9月29日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有分析就认为,这将促进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特别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但人民币国际化需要一个过程,现在仍处于起步阶段。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就直言,“主要取决于外界接不接受,认不认可及使用不使用,就如一个人成长需要一个过程,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只是外因,起根本作用的还是内因,主要依靠我国综合国力、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以及国际金融市场上的话语权。 也就是说,强大的经济实力并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是实现货币国际化的根本保证。”

在受访人士看来,央行2013年以来不断地推进的金融改革,有利于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增强综合国力,提高国家竞争力,同时也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国外对人民币认可的增加能够使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更有利地位,更少受制于美元与美国政策;其次,如果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顺利,可以增强综合国力,令境外资金对中国更有信心,对中国经济包括资本市场的稳定与金融市场的兴旺也有利。”一德期货首席经济学家郭士英解释称,“对于企业而言,可以降低成本与提高效率,因为企业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交易。”

“到2020年,预计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中的地位会进一步增强,进入前5名可能性大,但进入前3名难度较大,即仅次于美元与欧元难度较大。”赵庆明认为,未来人民币的使用份额会逐渐增长,但速度会降下来。

央行数据显示,2013年前11个月,以人民币结算的贸易总值约4.05万亿元,而2012年全年仅为2.94万亿元。截至9月末,人民币已经通过跨境贸易结算的国家和地区达到220个。

上述数据不难看出,周小川在人民币国际化上的努力不遗余力。不过,周小川更愿意使用“跨境人民币业务”来替代“人民币国际化”一词,这或是另一种智慧。从2013年前11个月的数据看,中国可能即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而中国的货币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将成为必然。



上一篇:2013年金融生态发生巨变 展望2014年金融业八大看点
下一篇:银监会:2014年银行业重点防范化解7大风险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