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
发布时间:2014-03-07 10:47 来源:金融新闻网 编辑:聂今 点击: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我国下一阶段全面深化改革作出重大部署。其中,“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建立透明规范的城市建设投融资机制”既是我国金融改革的前沿,又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本报记者就有关问题对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进行专访。 
  记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在加强监管前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您怎样看待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这一问题? 
  潘功胜: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对激发民间资本金融创新活力、增强小微企业、“三农”等基层金融服务都具有重要意义。 
  银行业虽具有一定外部性,但本质上是竞争性产业,需引入多元化竞争主体,并公平对待每一类合格投资主体。民营银行问题社会各界已呼吁多年,从多年来的社会舆论看,这一问题一定程度上已演变为政府对待公平竞争的态度问题。如能尽快落实,对凝聚改革共识、增强改革信心具有重要意义。相关试点工作应尽快启动,给社会各界以明确稳定的预期。 
  此外,要客观看待民营银行的风险。中外银行业实践表明,银行风险与投资者性质、产权属性并无必然联系。民营银行或其他银行都有从事不当关联交易的冲动,这一冲动内生于资本的逐利性。经过多年的金融改革,金融管理制度和监管框架已有较大改善,民营或非民营金融机构经营逐步得到规范,对不当关联交易等风险的监管能力也大为增强,民营银行试点的条件基本具备。 
  记者:为尽快落实这一工作,您有哪些建议? 
  潘功胜:首先,市场准入标准要一视同仁。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坚持非公经济和公有经济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允许民营资本发起设立银行,在准入标准上也要一视同仁。《商业银行法》对“自担风险”有明确法律含义,要根据法律规范来设计风险处置机制。从具体准入要求看,大多数国家集中在最低资本数额、高管人员经验、内控制度、IT系统等方面,但这些要求对所有申请人要一视同仁。 
  其次,合理制定试点对象的选择方法、程序和标准。一是可优先考虑国务院明确为金融改革试验区的地区作为首批试点地区;二是在试点对象的区域选择上,既要选择经济发达、民间资本活跃的东部地区,也要考虑在中西部选择若干条件适合的区域;三是试点要有适当的样本数量,以利于总结经验。
  此外,统筹基层监管力量,加快存款保险制度建设。有效加强监管,防范风险是发展民营银行的重要保障。考虑到民营银行主要在县域提供金融服务,需要完善中央和地方金融管理框架,在国务院确定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下统筹使用“一行三会”以及地方政府的监管力量,切实加强监管。同时要加快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有效保护存款人利益,为健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创造条件。 
  记者: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建立透明规范的城市建设投融资机制,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发债等多种方式拓宽城市建设融资渠道,建立规范合理的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及风险管理预警机制”。您认为发行市政债有哪些意义? 
  潘功胜:国际经验表明,市政债券能够为城市建设筹措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是目前多数国家市政建设资金的重要来源之一。与目前我国以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为主的融资模式相比,市政债是公开透明的金融市场直接融资方式,能准确反映债券发行主体的风险水平并合理定价,市场约束较强,也是推动资本市场发展和拓宽居民投资渠道的重要途径。同时市政债通常由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授权的公用事业机构发行,在发行准入、规模控制、偿债责任和收入来源上,都具有较强的财政纪律约束,对健全预算制度、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也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记者:您认为应如何规范清理地方政府性债务,建设透明、规范、可持续的城市建设融资机制,有序推进地方政府自主发行市政债? 
  潘功胜:首先,发债主体、偿债主体要保持一致。从国际经验看,市政债券通常是由市、县、郡政府发行。按照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财税体制改革方向,以及资金使用和债务主体相一致的要求,我国市政债券也应由真正使用资金的城市政府自主发行。如果由中央政府或省级政府代替下级政府发债,虽然可直接控制地方政府的融资规模和融资行为,但这种做法实际上隐含了上级政府的担保,本质上是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信用背书,可能会制约金融市场的定价、筛选机制充分发挥作用,下级政府向上级政府争指标、争额度也不可避免,容易滋生腐败和道德风险。 
  其次,区分项目性质发行政府不同偿债责任的市政债券,并实施相应程度的财政纪律约束。市政债券一般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由政府承担全部偿债责任、以未来税收为担保的一般责任债券,资金通常用于公益性较强的项目。这类债券的融资与偿债应该全额纳入预算管理,而且应计入政府赤字。另有一种是项目收益债券,还款以项目运营收益或与项目有关的专项政府性基金收入为主,政府不承担或仅承担部分或有偿债责任。这类债券也应纳入预算管理以反映政府的或有债务风险,但可不列赤字。其他由企业发行、但政府承诺以专项政府性基金(比如土地出让金)偿债,或通过授予发债主体特许经营权等方式增信的债券,比如目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城投债,也应将政府相应承担的偿债责任纳入预算。 
  最后,推进相关改革。强化财政纪律约束,健全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探索编制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在偿债责任上坚持中央或上级政府不兜底的原则,对超过债务警戒线的高风险地区,限制其一般性行政支出和再融资。加强偿债能力建设,完善地方主体税种,推进水、电、煤、气等公用品价格改革。加快金融改革,健全长期投融资机制,通过税收优惠引导长期投资者入市。放宽市场准入,广泛采取特许经营等公私合营方式,有效保护私人投资者权益,调动民间资本参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积极性。

上一篇:深圳尝试小贷资产回购式融资“补血”
下一篇:银监会将高风险农信社 单一持股比放宽至20%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