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四川近百亿民间借贷被套牢
发布时间:2014-10-20 10:12 来源:网易财经 编辑:聂今 点击:
    近三个月来,四川民间借贷圈充斥着担保或理财公司爆发债务危机的信息。
    自从今年7月份汇通担保东窗事发后,四川民间金融大地震被引爆,上百家处于民间借贷链条上的担保公司、居间公司(也称理财公司)和借款公司暴露在危机中,数万名民间债权人面临9月底的川蜀大地,刚破晓的早晨,透着阵阵寒意。
    为了讨债,民间借贷的投资者们也是蛮拼的,刚刚彻夜进行了一场“突击行动”,将一家欠款公司的法人围堵在其位于成都市的办公室内,经过通宵达旦的“软磨硬泡”后,这名黄姓法人总算同意出具一份还款承诺书,涉及债务金额约5000万元,来自300多个投资人,提供担保的正是7月份出事的汇通担保。
    “这是我们‘抓住’的第6个老板,还款承诺书至少也有十几份了,但是,本金一分钱都没拿回来”,参与这次行动的老陈说。网易财经得知他投资的12个民间借贷项目中,竟然9个项目出现停息或是到期本金无法偿付的问题,无奈之下,商人老陈搁下生意,早出晚归地为讨债而奔波起来。
    相比之下,外地的投资者处境更艰难,家住深圳的李洪(化名),经朋友介绍赴四川投资,620万元的资金先后投入了3个项目,可惜“全军覆没”了, 60多岁的他独自住在成都的一家宾馆里,每天往借款公司里跑,可结果仍是停息三个月,本金分文未取。
    在四川,无奈走在讨债路上的民间投资者数量庞大,他们以“难友”互称,有的独行,大多数抱团,成立讨债小组;发动力量找欠款、居间公司;调查项目和资产;寻求有关部门帮助;包括多次举牌游街行动。
    网易财经以民间投资人的身份,加入了“汇通担保债权人”、“恒盈债权人维权群”等多个投资者聚集的QQ群,同时在线下与多位债权人代表保持着沟通。调查发现,问题项目涉及的担保公司除了已经曝光的鹏润、安信和汇通以外,还有中光财富、创业担保、中兴地源等多家公司;理财公司数量更加庞大,融缘、恒盈、鑫昇、环福、富民行、汇聚达、宇鑫汇等等近百家。
    一位债权人代表表示,“光是汇通担保一家就统计出了80多个项目、40亿元资金,加上其它(担保公司)的,大多项目都好几百号人,算下来3、4万人是比较保守的数字”。从债权人方面传来的信息是,目前出问题的民间借贷金额近百亿元,受害的投资者数以万计。
    据安信担保的一位债权人组长表示,安信担保17个项目,金额约3.29亿元,从7月11日出事至今,债权人在报案后通过上访、请愿等多种方式维权,但是无实质性进展。
    网易财经曾致电成都市金融办、武侯区金融办以核实情况,多位工作人员均以“有上级规定不能接受媒体询问”、“刚接手工作,对情况不了解”等原因拒绝,仅有一位区金融办副主任表示,领导高度重视,一切工作都在推进中。
 
    目前在四川,无奈走在讨债路上的民间投资者数量庞大,他们都以“难友”互称。
    危机多米诺骨牌
    与老陈、李洪遭遇相同,大多数投资者的噩梦是从今年7月份开始,汇通担保的“东窗事发”成为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原本按时到账的月息停发,到期的本金无法兑付,拖延至今。
    7月8日,“汇通董事长杨志刚、副总裁刘玉英失联跑路”的消息震动了四川的民间金融界,大批债权人或企业代表闻讯前往该公司办公处,几乎是人去楼空。
    据公开资料显示,汇通担保注资9亿元,成立于2004年,是四川民营融资担保龙头企业,业务量庞大,合作公司上百家,单是2013年便为企业提供担保融资额达到320亿元。
    风声鹤唳之下,人人自危。不仅银行暂停甚至抽掉民营担保公司的贷款,民间投资人也捂紧钱包进而引发挤兑,资金枯竭的担保公司逐个浮出水面,安信担保、中光财富、中兴地源、创业担保等等数十家。
    大大小小的理财公司曾经是四川民间金融的一道特色风景,如今成了重灾区。以成都市东大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为例,接连有鑫昇、环福、万融和、联成鑫等出现问题,这些公司现在有的已闭门送客,有的还勉强营业,可迎来的几乎都是讨债者。
    “又爆了一家”、“又跑了一家”,这是当下在四川民间借贷圈里最流行的语言,在汇通担保事件后的7、8月,是大量居间公司 “爆掉”或“跑路”的密集时段,进入到9月,仍是余震不断:
    9月4日,位于民间金融街中小企业融资超市的理财公司联成鑫出事,由其撮合的民间借贷金额约2亿元;9月12日,内江聚鑫融资理财公司股东李某跳楼身亡,外界传死因与其公司陷入高额债务有关,其12个项目累计融资9000余万元;9月30日,四川财富联盟无法兑付本金,股东袁某被投资者扭送至当地金融办,涉及金额超2亿元;10月8日, P2P平台铂利亚无法提现,随后老板失联,涉及金额7000余万元;10月15日,融鼎鑫投资理财陷入困境,项目金额正在统计中。
    多米诺骨牌还在一张张被推倒……
    当地业内人士说,已经出事的居间公司数量近百家,而且还会继续增加,尤其年底是项目到期兑付的高峰期,会暴露更多的问题项目。
    至于引爆这场危机的融资性担保行业,成都市信用与担保业协会的张律师表示:“明、后年可能会有更大规模的倒闭,70%甚至80%的担保公司都难撑过接下来的萧条时期”。
    来自四川省融资性担保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13年底,四川省融资性担保机构共计509家,全年累计融资性担保余额2338.4亿元,居全国第二位。
 
    大大小小的理财公司曾经是四川民间金融的一道特色风景,如今成了重灾区。
    违法行为引发信用危机
    为何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民间借贷问题?是否四川的民间借贷模式存在问题呢?
    网易财经对数十个项目的合同资料进行统计,并结合债权人提供的信息,总结出在四川盛行的两种借贷模式。
    第一类是直投,由投资者与借款主体直接签订借款合同,另外由一家担保公司提供担保,这种金额往往较大,多在300万元以上,月息相对较高,在2分左右;另一类是通过第三方投资,投资者通过理财公司(居间公司、P2P平台)、担保公司,借款给借款主体,这类的金额大多在百万元以下,月息最多1.5分。
    其中最为主流的是第二种借贷方式,需要投资者、居间公司、担保公司和借款主体签订“四方合同”。以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项目合同为例,借款人与一家名叫“隆煌农业”的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再与“万融和理财”签订了《居间合同》,同时还与“汇通担保”签订了《担保合同》。
    债权人介绍:“合同规定,如果隆煌农业无法负担债务,就由汇通担保和万融和理财公司负担无限连带责任,相当于三保险”。除此以外,借款主体也需要与居间、和担保方分别签订居间合同和担保合同。
    “这种模式本身不存在系统性风险,在全省推广至少4年了,如果担保、居间各方都规范操作的话,出现问题的可能性没这么大,即使是现在,仍然还有很多的公司正在良性经营”,一位居间公司的工作人员指出。
    这位人士表示,目前的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原因是由于汇通担保、融缘等担保或居间公司违规操作引发,加上银行“抽贷”以及民间债权人“挤兑”,于是愈加雪上加霜。多位当地金融人士以及投资者对上述观点表示同意,这实则是一场违法行为引发的信用危机。
 
    当地业内人士说,已经出事的居间公司数量近百家,而且还会继续增加,尤其年底是项目到期兑付的高峰期,会暴露更多的问题项目。
    集体上演的庞氏骗局
    据媒体报道,汇通担保高管跑路之时,一张截至到2014年5月3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银行金融机构在保金额约40.02亿元,非银行金融在保金额4.34亿元,但实际上,那仅仅是冰山一角。
    网易财经在汇通官网看见的一份《非银行金融机构担保业务在保项目一览表》,也称《民间理财清收名单》,共记录了汇通担保的493笔业务,金额最多的一笔7000万,最少的50万,期限从23天至12个月不等,大部分为6个月和12个月,有的甚至在2013年便到期了,大部分到期时间是2014年及以后,涉及成都、重庆、遂宁、广安、绵阳等多地。
    债权人反应,上述业务全部是汇通内部成立的“应急工作领导小组”统计出来的,网易财经将全部金额进行加总后,得出总数是63.92亿元。
    难道这全部都是“问题项目”?网易财经致电该小组成员之一李添齐,他澄清说,数据是业务部门提供的,但是并不全是有问题的,其中有很多项目是已经兑付了的,但同时他也承认有部分新项目没有统计完全。
    来自债权人成立的维权组的数据则指出,汇通目前出问题的项目金额约40亿元,背后是汇通担保业务的乱象丛生。
    业内人士指出,汇通担保最大的问题便是关联担保,“自担自用”,通过关联方设立各种投资理财公司、P2P平台,甚至虚构借款项目,从事民间借贷。
    以提到的“隆煌农业”项目为例,借款方法人周洁,实则为代持股份,所借资金流入梅克沃斯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系汇通跑路高管刘玉英;居间公司万融和与汇通担保股东交叉、关系密切,大股东李某的另一身份则是汇通担保的小股东,此人目前已被警方控制,民间投资者800多万元至今无还款着落。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用作抵押的三套住房经房管局查证对比,均系伪造。
    除了弄虚作假融资,在资金使用上也是乱象丛生。“一是拿去投资房地产等资金密集行业,行业下行导致收益低,且周期长、回款慢;二是直接从事高利贷,风险高,烂账多”,一位熟悉汇通担保运作的业内人士指出,“一边是钱回笼不了,另一边还要支付民间利息,只能借新还旧,窟窿越来越大,就堵不住了”。
    令外界感到疑惑的是,汇通担保及其共生的理财公司的项目出事无可厚非,为何牵扯到其它与之并无直接关系的公司呢? 成都市信用与担保业协会的张律师解释,实际上,他们是在集体上演一场庞氏骗局,简单而言便是,A公司以2分钱的利息把资金借给B公司,B公司再以3分钱的利息转借给C公司,C公司再借给D公司,这样循环下去,并未落到实体。
    网易财经在调查中获悉,内江、新安等地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理财公司都存着转投成都公司的情况,“因为小的公司没有项目,所以把资金投到大公司,靠利差获得收益”,业内知情人指出,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玩到最后,受到损失的往往是拿出资金的民间投资人。
 
    令外界疑惑的是,汇通担保及其共生的理财公司项目出事无可厚非,为何牵扯到其它与之并无直接关系的公司呢?
    民间借贷何去何从
    在汇通担保出事后,四川多地民间投资人纷纷向省、市、区相关部门上访,甚至发起了数起人数众多的群体事件。据投资者反映,由政府引导下的多方维权小组已进驻汇通担保、安信等对投资人债券进行统计,警方已经关押了多位涉嫌违法犯罪的公司法人并对案件进行调查,目前已有少量项目恢复了还息,但是绝大多数仍无实质性进展。
    现如今,资金如何落袋为安,是数以万计的民间债权人关心的最大问题。
    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金融证券投资律师杨兆全告诉网易财经,如果借贷程序合法,即使担保公司出现问题也不能解除借贷关系,投资者可通过民事诉讼向借款人追讨;如果涉及到非法集资的话,司法机关将予以追缴,发还受害人,对非法集资责任人追求法律责任,包括刑事责任。
    “关键在于能够追回多少资金,如果不足以偿还本金,那只能按照实际出资比例进行偿还,从以往案例来看,嫌疑人具有主观恶意的集资诈骗案的资金最难追缴,大部分都‘洗白’或者挥霍了”,一位银行从业人士指出。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徐北指出,此次以汇通担保为代表的融资性担保公司问题与2012年发生的“中担担保案”一样,令整个行业的信心受冲击,一时之间创伤难以平复,“民间金融的优势是既能部分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又能帮助民间投资者实现财富增值,但前提是民间资金要进入实体,否则停留在‘钱生钱’的流通中并不能创造剩余价值”。
    徐北还认为,融资性担保公司的银行表内业务由于抵押物足值风险可控,而涉足民间借贷的表外业务更应成为监控重点。
停息或本金无法兑付的困境,涉及民间资金达百亿元。业内预期,明后年危机更甚。

 

上一篇:银行基金P2P首度三方联姻 P2P客户及资金被看中
下一篇:银行VS第三方支付:P2P资金托管哪家强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