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骏合金信的风控经:物理隔离+多主体风险共担
发布时间:2014-11-11 09:11 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聂今 点击:
    当前,P2P坏账高企、老板跑路等风险事件不断上演,互联网金融飞速发展的同时难掩风控的短腿,银监会要求P2P“去信用中介”的监管导向也已明确。在这样的背景下,背靠骏合集团的上海骏合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骏合金信”)也要试水互联网金融,它会使用怎样一种模式?对于眼下的P2P之殇,作为互联网金融同业的骏合金信怎么看?有没有规避风险的可能性?
    对此,骏合金信总经理王磊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介绍了他的观点和做法,多主体风险共担和物理隔离,是骏合金信尝试的路子。
    P2P的两头风险
    P2P平台两头分别连接投资人和借款人。“任何一边出问题,压力都向平台集中。”在王磊看来,目前出事的P2P平台,除去主观恶意卷款逃逸者,余下的都是因为在经营模式上就承担了过多的风险。王磊同时也是中国小微金融研究院讲师和多家机构顾问,他以一名观察者的角度表示,P2P面临两大风险。
    一头是借款人,这头带来信用风险。王磊称,现在大多数P2P平台都承担了一定的“信用中介”职能,加之鱼龙混杂的P2P中不少平台缺乏金融人才和风控经验,对项目审核不严,逾期和坏账大量发生。
    “P2P行业里有些人从业务员变成一个主任、再从主任跳槽去当一个小公司老总,只需要两三年,他们经历过一些岗位的‘角色’,却没经历‘实质’。”在王磊看来,金融人才培养是有固定周期的,就像银行培养一个员工,“放在信贷口,一放好几年,他手上很可能出过一两百万的坏账,成功过失败过反思过,才能慢慢懂得金融”。
    “现在P2P行业爆发式发展,参与到行业里的人越来越多,很多起点是金融‘小白’。大家一起浮躁,行业就开始乱。”王磊说。
    一头是投资人,这头带来流动性风险。王磊观察称,一方面,有些P2P为了产品好卖,实际上进行着债权、投资人资金的期限错配;另一方面,即便没有期限错配,与投资人在合同里将期限签死,投资人要求提前赎回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这些都潜藏着流动性风险。”
    “有些投资人会提出诸如家庭变故急需用钱等理由,要求放弃收益提前赎回;有些是由于行业恶性竞争,比如另一家P2P平台给出更高收益率或承诺弥补该客户提前赎回的损失等。”王磊举例称,P2P行业里几家目前做得最大的平台并不接受数额过大的单笔投资,反而是一些小P2P缺乏流动性管理意识,为了规模效应追求大单投资。
    “一些平台的注册资本只有几千万、1个亿,遇到投资人大单集中赎回,就会招架不住。”
    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之下,骏合金信找了一条独特的经营道路:类P2P但不是P2P,类交易所但不是交易所,其一头连接投资人,一头连接小贷、保理等助贷机构,相当于对助贷机构审核过的债权进行“二次把关”,成为一个金融信息交易服务平台。
    以小贷债权交易而言,如果借款人发生逾期,则由小贷公司进行资金垫付,如果坏账,则追讨的第一负责方是小贷公司。骏合金信为交易再引入小贷所在地的担保公司,未来考虑再进入保险公司。“参与主体多,出现坏账就不会是平台100%扛下来,而是多方分别按比例承担。”在这种模式下,平台本身也规避了“信用中介”性质,成为监管许可的“信息中介”。
    而对于投资人对流动性的要求,王磊的办法是建立二级交易流通平台,即自身不掏钱垫付,而是由投资人以损失部分收益补贴接盘人的形式,在平台上“拍卖”债权。
    风控秘诀:物理隔离
    “如果借款人说今年需要100万,你千万不能直接给他100万,而是要盯住他每一笔开支究竟是几万,一分不多给,他回款我就收账。”王磊把这种“抠门”的给钱方式称作风险的“物理隔离”。事实上,这一办法不止适用于骏合金信,借款主体的过度融资,说白了是手上有着超过经营所需的资金,这是酿成风险的重要原因。
    而在民间金融机构逃逸事件频发之际,“资金隔离也可提高逃逸成本,”王磊说。
    骏合金信具体的做法是,比如给予某小贷公司(平台借款方)一年1000万元授信额度,但这不代表小贷可以直接提取1000万元。平台会把1000万元分到每个月,即每月80多万元,且小贷公司依然不能取走80万元,而是要按项目申报取款。“比如他1月12日要推送第一批债权,一共发生5笔,每笔10万元,那我就对这5笔债权进行审查,同意之后放款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50万元并非打到小贷的账上,而是分别打到具体向小贷公司借款人的账上,操作类似于银行的“受托支付”。“我替他付钱,让他手不沾钱,这就提高了他的‘骗贷’成本。”
    在还款过程中,王磊的办法一样“抠门”。他介绍:“实际借款人给小贷公司还款如果按每月等额本息,我们会提前他的还款日7天通知收款,提前3天要求小贷把钱垫付打回来,不管他3天后能否正常收款。”这样,如果借款人逾期,则由小贷催讨,也由小贷在此过程中享受滞纳金。如果小贷催讨无力且到下个月无法代偿,则平台会立刻全面停止与小贷合作,同时寻求担保公司承担义务。
    “借贷最怕粗放,授信额度多少就放多少,也不管他是否用得完、用去了哪里,到期再去收款,这当中不确定因素就很多。”王磊总结。
 
 

上一篇:周俊生:民间借贷乱象源自何方
下一篇:网贷O2O:“二次风控”的模式之忧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