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中国小贷公司发展遇难题
发布时间:2015-01-22 10:12 来源:法治周末 编辑:聂今 点击: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内蒙古金融办)官网近日发布了关于注销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市凯创等5家小额贷款公司经营资格的公告。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多省份金融办官网了解到,仅2014年,内蒙古注销牌照的小贷公司就达39家,安徽有7家,广西有4家。

  其实,小贷公司注销牌照的情况并非仅发生在上述三地。据媒体报道,自2013年至2014年9月底,全国大概有超过150家小贷公司注销牌照,就在最近四川成都瑞达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达峰小贷)还在媒体刊登公告,称该公司决定注销。

  在2010年前后,小贷公司牌照曾是“千金难求”,缘何会出现如今这种情况?

  对此,内蒙古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并不感到惊讶:“市场经济,有进有退,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对于这些小贷公司注销的原因,该负责人表示,当时公司只是说经营困难,申请注销,让金融办公告一下,由于金融办不直接面对企业,所以也不太清楚这些企业深层次的注销原因。

  不过,在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看来,违规经营、税负重、融资困难以及未来转型无望可能是一些小贷公司或主动或被动退出市场的主要原因。

  小贷公司的发展现状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据媒体报道,银监会将于1月30日召开中国小贷公司协会成立大会,形成对行业自律、规范化的管理。

  违规经营严重

  据上述内蒙古金融办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几年,内蒙古小贷公司的监管部门加大了对经营不善、存在违规问题的小贷公司的清退力度,注销了部分小额贷款公司经营资格。

  “违规经营是当前小贷公司行业存在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大部分小贷公司被注销多因存在违规运作。”杜晓山说。

  北京京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商法博士陈波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不少小贷公司在公司刚成立时都会表示,企业运作将严格按照‘小额、分散、市场化’的原则,向‘三农’和中小企业发放小额贷款,改变中小企业贷款难的现状,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2013年安徽省曾因经营不规范、股东原因等方面出现问题,注销包括长丰县恒盛小贷公司、合肥市耕耘小贷公司等在内的安徽省8家小贷公司经营资格,并由工商部门吊销其营业执照。

  “小贷公司的具体违规行为主要包括非法集资、抽逃资本金、违规贷款、暴力追债等。”杜晓山说。

  2008年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股东发放贷款。”

  但据杜晓山介绍,现实中,不少小贷公司贷款给股东或者股东关联人开的公司或者股东的下属公司,这属于严重的违规操作行为。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甘肃省的小贷公司——银隆小额贷款公司,从成立之初就存在向股东关系人放贷的现象,利率低于同期人民银行基准贷款利率,这不但违反了规定,也严重影响其盈利能力,导致其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最终退市。

  违规贷款的另一表现则是发放大额贷款。指导意见中明确规定:“小贷公司单笔贷款最高额度为500万元。”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小贷公司贷款额度远远超过了这一规定。

  一位深圳小贷公司人士表示,在房地产行业风险加剧的情况下,广州就有两家小贷公司,曾出现向同一借款人发放贷款达5000万元,最终无法收回,致其关闭的情况。

  “一些小贷公司动辄放贷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只要有一笔贷款发生风险或者收不回来,就足以让这些小贷公司破产。”杜晓山说。

  据杜晓山介绍,按照现有规定,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不能超过同期基准利率的4倍,而在实践中,不少小贷公司为了吸收更多资金,给出的利率可能远远高于规定要求。

  “这种情况监管层在检查时不能发现吗?”法治周末记者质疑道。

  “一般的小贷公司,可以做几套账。监管部门来了,公司交出正规的账目,实际账目则由会计交给老板,外人是看不到的。所以监管层也不知道小贷公司的真实情况。”杜晓山说。

  陈波也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了小贷公司的两本账,一本是真正的小贷公司业务,另一本就是所谓的体外循环,这些业务不走小贷途径,而是民间借贷或者高利贷,也可以说是“披着小贷公司的皮,做的是民间借贷的活”。

  税负压力大

  在北京某小贷公司总经理李磊(化名)看来,税负压力大可能是部分追逐利润的小贷公司从事吸收存款、发放高利贷业务的重要原因。

  依据指导意见,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将小贷公司定位为工商企业,其税负标准也要按照一般工商企业的标准来征收,即5%的营业税及附加税、25%的企业所得税等。

  有知情人士表示,因为税负较重,某家已经倒闭的小额贷款公司的资本税后收益率仅为0.23%。

  说到税负问题,杜晓山非常激动:“关于税负问题,不少小贷公司曾向我反映过,我也向主管部门进行过反映。但目前为止,并无全国性的针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财税优惠政策。”

  “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存款,但是可以放贷,本质上是金融机构,定位为工商企业是名不正言不顺。我建议定位为非吸收公众存款的金融机构。”杜晓山进一步表示。

  杜晓山认为,如果将小贷公司定位为一般的工商企业,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不能够享受金融机构同等的财税政策,税收就会比金融机构高很多。而且,国家对做小额贷款、支持三农的金融机构都有优惠政策,工商企业则不能享受这些政策,这对小贷公司来说,是不合理的。

  在2014年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年会暨中国小额信贷峰会上,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在发言中指出,为什么小贷公司是类金融的企业,它们从事着和金融银行一样风险的行业,但小贷公司的税收却和银行不一样,这样它们的成本就很高。

  位于北京的恒源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张连宝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5000万元注册资金的小额贷款公司也就相当于50万元注册资金的商贸企业,我们也算是中小企业。希望国家能针对我们这个行业有一些财税支持政策,比如在税收上优惠,在财政上补贴等。

  但目前来看,小贷公司在全国各地所面临的税收政策不统一,除了一些省市已出台部分针对小额贷款公司的财税优惠政策外,比如,深圳市发布通知明确小贷公司适用金融企业的税收政策,大多数地方的小贷公司税收还是参照一般工商企业执行。

  融资渠道受限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杜晓山表示,内蒙古小贷行业出现当前现状,不仅和监管、经济大环境、高利贷等有关,还和其融资方式存在一定关联。

  比如在鄂尔多斯,小贷公司刚兴起的时候,当自有资金发放完后,小贷公司的老板就会以高回报的方式将亲朋好友的钱集资过来,然后投资到房地产等行业,但最后房地产市场萧条,房子卖不出去,资金链断裂,从而导致跳楼等各种恶性事件发生。

  “它们为什么要向亲朋好友借钱,而不是向银行借?”法治周末记者问道。

  “一是银行不愿意借钱给小贷公司,二是即使银行愿意借,借的量还是有限的,并且也只借给那些经营比较好的小贷公司。”杜晓山说。

  据了解,指导意见明确规定,小贷公司不能吸收公众存款,其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并且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这两条规定限制了小贷公司的融资力度。

  陈波也表示,现实中,由于大银行不愿意放下身段,同时也是考虑到风险的控制问题,所以多数银行不愿意贷款给小贷公司。“只能贷不能存”的经营模式,要求小贷公司只能以自有资金来发放贷款。如果资金紧缺融资途径又非常有限,所以很容易导致其资金供应不上。

  施建祥在2014年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年会暨中国小额信贷峰会发言中指出,到目前为止,对于整个上海的小贷公司来讲,得到银行贷款的总比例不到35%。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我们肯定不会贷款给小贷公司,它们的风险防范能力远远弱于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贷款给它们。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为什么从银行贷款难?其实监管层也在起作用,尤其是在初期,监管层不让银行贷款给小贷公司,所以很多地方,银行都不愿贷款给小贷公司。”

  据了解,自2011年下半年起,内蒙古银监部门出于民间借贷、非法集资案件频发等因素考虑,全面叫停了银行、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与小贷公司的融资合作。

  东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金4亿元,也是内蒙古小贷公司行业的龙头之一。东信公司执行总经理孙德林曾说,融资合作被叫停前,东信公司先后从建设银行等3家银行获得过3笔贷款,总额为1.9亿元。有两家银行还主动提出扩大合作,新政策出台后,这些合作都被迫终止了。

  李磊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方面,银行有自己的贷款渠道,不需要借助小贷公司的渠道去做贷款;另外一个方面,小贷公司和银行有各自的风控流程或者理念,如果二者理念不契合,就不会合作,就算是契合,也是先做尝试,银行投入的资金也是非常少的。”

  “资金短缺已经成了很多小额贷款公司面临的难题,并给行业发展带来了一定阻碍。”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转型为村镇银行难

  在2014年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年会暨中国小额信贷峰会上,施建祥表示小贷公司的发展盲目,但是其发展的明天在哪里?实在找不到。

  近日,四川成都瑞达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达峰小贷)在媒体刊登公告,称该公司决定注销。

  瑞达峰小贷成立于2012年12月,注册资金3亿元。成立不到两年时间,该公司为何选择注销?

  法治周末记者就此致电瑞达峰小贷,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正在进行清算,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据媒体报道,该公司选择退出是因为小贷公司的发展环境并不理想,发展现实与当初设立公司的期望相差太大,所以股东选择退出。

  据陈波介绍,5年前是小贷公司设立的高峰,很多自然人、法人设立小贷公司,一方面是奔着小贷公司产生的高额利润而去,另一方面则是看中了其转制成为村镇银行或社区银行的光明前景。

  “但依据意见,小贷公司要是改制为村镇银行,国有银行要占大股,这样等于给别人打工,很多小贷公司不愿意做这个事情。”陈波说。

  李磊也表示,能够成为银行,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是最理想的状态,但是转为银行,门槛相对较高,不是说市面上这些公司能够达到的。另一方面,改制为银行之后,必须纳入到银监会的管理之下,可能很多地方需要做调整,包括机构人员各方面都要匹配,这个成本其实是很大的。实践中,即使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也不会有几家公司主动地考虑转为银行。

  在杜晓山看来,一些小贷公司不愿转为村镇银行,可能处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从目前来看,村镇银行最大的困难就是吸储难,因为其区域受限,并且还是一个新银行,初期得不到客户的信任;二是改制为村镇银行后,小贷公司的负责人变为小股东,人微言轻,受“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观念的影响,他们也不愿意转。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早在2009年,银监会就发布《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明确了小贷公司改制为村镇银行的准入条件、改制工作的程序和要求、监督管理要求等。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小贷公司迈出实质性步伐。”

  “如果现有体制不改,不将金融市场放开,不将小贷公司作为一个独立的市场主体与国有银行或者其他的准金融机构进行竞争,就相当于很多小贷公司是没有升级渠道的。”陈波说。
 

上一篇:内鬼吃回扣小贷公司上亿贷款受损
下一篇:破局民间金融乱象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