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主要任务:
  • 协助政府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 为小额贷款公司建立信息平台,收集和发布会员所需信息;
  • 协调解决小额贷款公司试点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 维护小额贷款公司的合法权益;
  • 开展与外省小贷协会和经济组织的联系,加强跨地域交流与合作;
  • 组织业务培训,开展理论研讨和高层论坛,提高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
  • 组织交流行业先进经验,开展评优和表彰,促进小贷公司品牌建设与创新;
  • 编辑、出版、发行会刊和年鉴等出版物。
财经要闻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财经要闻 > 
“老赖”坑惨小贷公司 官司难打行业进入分化期
发布时间:2015-05-26 09:51 来源:长江网 编辑:聂今 点击:
    武汉某房地产开发商老板章某,多个楼盘项目成烂尾,欠小贷公司600万元,从武汉失踪。

    名下有五辆跑车的钟女士,以借款拍电视剧为由向多家小贷公司借款,平均每家借款200万元,目前行踪不定。
    门槛低、审批活、放款快,这是人们对小额贷款公司的普遍印象。然而与此同时,单笔贷款过大、利息过高、风险控制不足等问题也暴露出来。
    一些借款人因无力偿还贷款而跑路,为追回借出资金,有的小贷公司年诉讼案数百起,有的甚至聘请私人侦探寻找失联借款人。
    5月,湖北省小贷公司协会成立风控委员会。记者获悉,我省小贷公司已进入分化期,部分公司经营变得异常困难。
    老赖增多
    造船厂拖欠借款3500万
    武汉南华黄冈江北造船有限公司,在一年之内从小贷公司直接或实际借款7笔,每笔资金均为500万元。
    2013年1月5日和5月14日,江北造船公司两次向武汉市益明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分别为500万元,借期分别为三个月和一个月,月息均为3%,借款到期后889.57万元本金不能偿还。2014年1月3日,江北造船公司向武汉市江岸区华创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500万元,2个月借期到期后,江北造船公司仍有484万元本金没有偿还。
    还有来自小贷公司四笔间接借款逾期不能偿还,实际借款人均为江北造船公司,但均由他人签订《借款合同》,江北公司同时签订《保证合同》。四笔借款分别是:2013年3月1日和3月26日,以柳某、王某的名义,分别向武汉市武昌区融科小贷公司两次各借500万;2013年4月26日,以武汉钢福工贸有限公司和武汉东创机械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作为借款人,向武汉邦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各借款500万元。
    小贷公司一次放贷百万千万,在业内已不鲜见。2012年12月28日,江汉区中联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中联信小贷公司,2014年7月8日工商登记变更为武汉信用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向武汉泰隆达物资有限公司放款3000万元;2013年4月15日,中联信小贷公司向广晟钢铁公司提供6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借期6个月。2014年2月13日,江夏区建清生态农业科技园向武昌区汉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借款600万元。藏龙岛一家制造公司向东西湖一家小贷公司借款2000万元。《湖北省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暂行管理办法》要求,小贷公司放贷应坚持“小额、分散”原则,尽力扩大客户数量和服务覆盖面,借款50万元以下客户的贷款总余额,要达到公司整个贷款余额的70%以上。小贷公司其余30%的资金,对单户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小额贷款公司资本金的5%。虽然我省有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高达15亿元,单户贷并不超标,但其暗藏较大风险。
    官司难打
    批量小贷欠债人成被告
    受经济下行等因素影响,一些借款人经营困难,还款出现变数。上述借款人从小贷公司借款百万千万元,均因逾期不能归还成为了被告。
    江北造船公司在一次答辩时称,依据法律规定,有代为清偿能力的人才能作为保证人,江北造船公司在签订《保证合同》时就没有清偿债务的能力,小贷公司知道但仍和江北造船公司签订合同,存在一定的过错。
    注册资本1亿元的江北造船公司,近年来经营陷入困境。不仅拖欠采购液压系统、船用昼夜监视仪和焊接设备款被告上法庭,而且还有造船合同未能履行的诉讼。
    业内人士指出,船舶制造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且现在属于过剩行业,而部分金融机构将严重过剩行业列为高风险行业,收紧甚至关闭了融资“闸门”,小贷公司进入高风险行业放贷风险极大。
    2014年5月26日至2015年3月5日,在短短九个多月,涉及富登小额贷款(湖北)有限公司判决书和裁定书达43份。其中,小贷公司直接发起民事诉讼的有17起,显示借款金额多在10万至50万元之间。在法院开庭时,有13起被告(每起均有多人)全未到庭。
    中联信小贷公司,因贷款本息难以收回,也成了“诉讼大户”。有关借贷纠纷引发的民事起诉、诉讼保全申请、申请强制执行等司法文书,自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5月达418份,借款方涉及钢铁、地产、机械制造等行业。其中一笔3000万元的贷款逾期未收回,2014年3月3日武汉中院开庭时,七名被告无一到庭。
    重金追债
    请私人侦探找人讨债
    “法院判决一年多,一笔320万元的借款依然没有收回!”5月10日,武汉中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简称中企小贷)总经理洪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了解,2013年3月7日,沈某向中企小贷借款320万元用于资金周转,借期6个月,通山腾达矿业公司为上述借款提供连带保证担保。至2014年1月6日,沈某未偿本息。法院开庭时,沈某和通山腾达矿业公司均未到庭。“还有好多借款没有收回,有的欠债人还玩失踪!”洪佳无奈地说。
    多家小贷公司负责人表示,若借款人无有效的担保,讨债手段非常有限。为找到失踪借款人,有的小贷公司甚至重金聘请私人侦探。
    小贷公司老板何先生,借给汉口花桥祝某数百万元无法追回。今年3月12日,何先生找到私人侦探,提供了祝某两辆轿车的车牌号,以及其岳母的家庭住址。私人侦探蹲守在祝某岳母家附近苦守一个多月,祝某终于现身。随后,通过进一步跟踪,找到了祝某新的住处。为此,小贷公司向私人侦探支付了2万元。
    汉口某小贷公司出借给林某170万元无法收回,林某公司停摆,其处于跑路状态。小贷公司找人无果,委托私人侦探讨债,服务费为债务金额的30%。据介绍,私人侦探耗时三个多月,发现林某的行踪及其资产,最终追回170万元本金和部分利息,私人侦探提取51万元。小贷公司算了算,这笔贷款最终亏了10万元。
    根据小贷公司老板提供的手机号,记者联系上私人侦探郑某。他在电话中称,找人和讨债,都不能触碰法律的红线,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目前他接受小额贷款公司的委托中还有三名借款人没能找到。一是武汉某房地产开发商老板章某,多个楼盘项目成烂尾,欠小贷公司600万元,从武汉失踪;二是为两笔借款3700万元提供担保的王某,其名下的八套住房卖掉六套抵押两套,王某对陌生电话一律不接;三是名下有五辆跑车的钟女士,以借款拍电视剧为由向多家小贷公司借款,平均每家借款200万元,目前行踪不定。
    行业分化
    资金成本放贷利率攀高
    据湖北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统计,截至2014年底,湖北省已经获得审批的小贷公司有413家,注册资本金503.15亿元,平均注册资本1.22亿元,比上一年度345家小贷公司的注册总资本增加了30%。目前已开业的有371家,2014年年底贷款余额为445.67亿元,全年累计贷款756.44亿元。
    湖北省小贷公司协会秘书长靳红旗认为,我省小贷公司2008-2010年为启蒙期,2011-2013年为爆发期,2014年至今为分化期。我省小贷公司户均贷款笔数,从2013年的200笔降为2014年的155笔,其中有注册1亿元的小贷公司,2014年未发放一笔贷款,贷款最少的10家公司,平均贷款额仅为其注册资本的2.4%,显示这些小贷公司经营十分困难。
    小贷专家认为,有担保抵押的优质客户,会从利率较低的金融机构贷款。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5.1%,小贷公司受法律保护的年利率只能是其四倍即20.4%,小贷公司的管理成本一般在10%左右,因此其资金成本要控制在10.4%以内。
    然而,小贷公司融资成本却越来越高。近年来,我省小贷公司通过发行小贷资产收益权和小贷私募债融资,资金成本的年利率在13%-15%。目前小贷公司放贷时,月息3%-3.5%还是“友情价”,月息3.5%-6%则是“新常态”。
    小微企业社会征信档案缺失,其负债具有隐蔽性,这都对小贷公司的风险控制提出了挑战。靳红旗秘书长认为,风控也是小贷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小贷公司的贷款受理、调查、审批、贷后管理、逾期处理等全业务流程要有风控措施。由于多数小贷公司的借款人,认为高息借款会降低其信用,不愿其信息被银行掌握,这影响到小贷公司加入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目前,省小贷公司协会正在推动小贷公司加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的进程。
 

上一篇:罗川:P2P的违约率比小贷公司要小得多
下一篇:小贷公司应坚定做微贷市场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隐私保护
Copyright©2013 江西省小额贷款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赣ICP备13006942 投稿纠错
联系电话:0791-86278921 传真:0791-86278920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九龙湖区国际博览城绿地商业中心4号楼A座1008-1009
江西艺隆石材网